我從未打算成為一名母親。

(韓劇)Mother 分集劇情

 

簡介:Mother/母親 人物介紹+劇情簡介

新聞:<Mother>新聞專區

OSTMother OST

 (1-4) (5-8) (9-12) (13-16集完結)

 

 

第1集

「서로를 따뜻하게 보듬어주는 이보영X허율, '우리 철새 보러갈까?'」的圖片搜尋結果

海邊,冰冷的海風夾雜著雨點,空氣中叫囂著刺耳地警笛聲,一大群員警和圍觀者在海邊忙碌著。警局裡,慧娜的母親在等待著結果,這時,有員警拿著書包進來問她這是不是慧娜的。慧娜的母親看著書包上女兒的資訊,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

鏡頭轉到,慧娜失蹤的一個月前,鳥科博士秀珍所在的研究所關門了,並要求大家在一個月之內搬走。為了堅持完成正在進行的研究,秀珍應聘到了一所小學擔任科學老師。由於秀珍班級的班主任懷孕休假,校領導不得不請秀珍頂替三個月,並說教案的事情藝恩老師會幫忙解決。

快上課的時候,藝恩老師將教案交給秀珍,說是他們班上養的鴨子死了,這節課就讓孩子們給死去的鴨子寫信,以此寄託和紓解孩子們悲傷的心情。課堂上,所有的孩子都在寫作文,只有慧珍沒有動筆,她認為鴨子死後根本就不會讀人們的信,而且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天國。其他的孩子聽到後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秀珍發現孩子們根本就沒有什麼悲傷的情緒,於是讓孩子們自己決定要不要給鴨子寫信。下課後,孩子們像脫韁的野馬沖出教室,慧娜來到秀珍的身邊,將一封信交給了她。原來鴨子是因為班上調皮的男同學故意喂了不能吃的東西致死的。

第二天在課堂上,慧娜的同桌說自己不想在慧娜的面前吃飯,因為慧娜的指甲很髒,慧娜聞言趕緊將自己黑黑的指甲藏了起來。上課的時候,秀珍發現被舉報的兩個男同學欺負慧娜,於是將他們叫了出去半恐嚇半講理的讓他們不要欺負女生和動物。

下班後,秀珍獨自一人在飯店用餐,突然發現慧娜站在窗外看著自己。秀珍發現慧娜很多時候都是一個人生活,於是告訴她一定要把自己收拾的精神一些,不能讓別人一眼就看出自己是可以被隨意欺負的人。秀珍將自己為慧娜買的指甲剪拿給她,陪著她一起等待媽媽回來。突然一個撿破爛的老奶奶沖了出來大罵秀珍,拉著慧娜就走。慧娜回到家,與媽媽同居的男人正在打遊戲,慧娜小心翼翼地進屋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

第二天上課的時候,秀珍發現慧娜不在,一問才知道慧娜居然因為營養不良而暈倒在廁所裡,而且她的身上還有很多的傷口,藝恩老師擔心慧娜正在承受家庭暴力。秀珍去看慧娜,慧娜卻說這些都是自己摔的,自己很喜歡媽媽。放學後秀珍和藝恩去慧娜家家訪,發現慧娜被媽媽牽著回家,這次慧娜的耳朵受傷了,但慧娜卻說自己是在路邊玩被棒球打傷的。藝恩老師很想與慧娜媽媽溝通,發現慧娜媽媽的態度極為冷淡。為了讓老師相信自己是摔倒受傷的,慧娜甚至故意將自己摔在臺階上。

藝恩老師對慧娜的情況非常擔憂,於是將這件事情向學校進行了彙報,礙於慧娜和媽媽的證詞都是一樣的,現在就算是員警出面也無濟於事,領導只好將此事報告給員警,也聯繫了專業的社會機構,讓老師保持一週一次的家訪頻率。秀珍覺得慧娜不願說實話是因為不想失去媽媽的愛,建議暫時不要逼得太緊,可藝恩老師卻覺得這樣袖手旁觀不是好辦法。

晚上,員警到慧娜家進行情況核實,慧娜媽媽一臉不耐煩的讓躲在箱子裡的慧娜出來,慧娜還是堅持自己是被路邊的棒球打傷的。回到房間,同居的男人把玩著棒球,媽媽低聲下氣的哀求著他不要再動慧娜。男人負氣出走,媽媽傷心的哭了,慧娜拍拍媽媽本想安慰她,可媽媽卻讓她不要讓自己看到,慧娜又躲回了箱子裡。

秀珍的媽媽因為生病了讓載范將女兒找回來,載范查到了一些資訊,媽媽讓他親自去看看,這讓載範很不理解。媽媽說在過去的時間裡任由秀珍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其實很累,自己現在突然生病,已經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了,拜託載範一定要將秀珍帶回來。這時尹珍推門進來,問十年來姐姐和他們毫無聯繫,現在為什麼一定要找到她,媽媽說自己現在不能說。

秀珍收到了冰島研究機構的邀請函,馬上就可以去那邊繼續自己的研究了。晚上,慧娜的媽媽回到家,發現慧娜被裝在垃圾袋裡,而同居的男人正在打遊戲。慧娜的媽媽生氣不已,但是同居的男人好像根本就沒有聽到一樣。媽媽拿了錢給慧娜讓她出去玩,慧娜一個人坐在路邊,被觀察候鳥回來的秀珍看到帶回了家。秀珍為慧娜做飯,陪著她讀書,給她講候鳥的趣事,兩人相約著要一起去看候鳥遷徙。慧娜依然對媽媽很維護,秀珍也沒有戳穿她。送慧娜回去的時候,秀珍看到了慧娜媽媽同居的男人正好從屋裡出來。那人的眼神陰冷無比,這讓秀珍心裡十分不安,於是找到之前的同事拜託他一定要幫她確認慧娜的安全。

秀珍向學校辭職了,放學的時候發現慧娜得知她要走非常不開心。慧娜回到家,發現自己的寵物死了,慧娜媽媽氣衝衝地說反正不是自己做的。慧娜回家後蜷縮在桌子下睡覺,同居的男人給她送來了包飯,一邊向她描述著自己殺死寵物的情景,一邊還不讓她流下一滴眼淚。男人給慧娜塗上口紅,又給她灑上香水,猥瑣的撫摸慧娜幼小的身體,這一幕剛好被回來的慧娜媽媽看到。慧娜跑向媽媽的身邊尋求安全感,可媽媽卻覺得她太髒了。

秀珍收拾東西的時候發現慧娜意外留下的筆記本,上面記載著她他最喜歡的東西,發現自己也在她的筆記本中。秀珍忍不住的來到慧娜的家門口,發現門邊的黑色垃圾袋發出微弱的聲響。秀珍打開一看,發現裡面的慧娜渾身是傷。秀珍將慧娜帶回家了,這次她也選擇了和藝恩老師一樣的選擇。看著慧娜身上的累累傷痕,秀珍仿佛就看到了那個男人對她施暴的場景,這一切讓她都覺得觸目驚心。

慧娜醒過來了,她要秀珍帶她去看候鳥。就在看候鳥的海邊,慧娜將藏在心中的秘密說了出來,原來男人曾經將慧娜的幼稚園同學從四樓丟下去致死,還一直威脅慧娜要殺了她。慧娜拿著羽毛跑到了海裡,一步步的向大海的深處走去,媽媽將她當做垃圾一樣裝進口袋,想要讓自己消失的事情讓她徹底寒心了,這次她想讓候鳥帶走自己,讓自己得到解脫。秀珍看到不對勁後跑過去將慧娜緊緊的抱住,問慧娜是否可以做到拋棄自己的母親,她會幫助慧娜活下去的。

 

第2集

 「오히려 이보영을 위로하는 허율, 난 안 무서워요, 엄마」的圖片搜尋結果

秀珍退掉了租住的房子,將所有的錢都取出來,然後購買了一些男童的物品。回到家後,秀珍將慧娜被家庭暴力和男人故意殺害孩子的錄音和照片整理出來裝進信封,然後給藝恩老師寫了一封信。這封信,秀珍準備在她無法帶著慧娜出國的時候寄出去,在信中她說自己不怕被當做誘拐犯被捕,而是害怕慧娜回到父母的身邊或者被送到福利院也無法逃離現在的生活狀態,所以請求藝恩老師一定要保護慧娜,在秀珍的心裡,這件事情只能託付給藝恩老師。慧娜回到家,將寫有秀珍和被害孩子名字的筆記撕掉沖走。媽媽這天心情很好,於是給慧娜她最喜歡的拿鐵咖啡,還給了錢讓她去買倉鼠,這次慧娜雖然還是溫順,卻沒有接受她的好意。

這天,慧娜獨自在海邊玩耍,漁船上的大爺見馬上要下雪了叫她趕緊回家。可是等到雪越下越大之後,大爺卻發現慧娜已經不再岸邊,剛才玩耍的地方只留下了慧娜的筆記本,海面上漂浮著慧娜的一隻鞋子。大爺慌了神,此時的慧娜已經一身男生的打扮,被秀珍拉上著離開此地。

員警趕到了海邊向大爺瞭解情況,正好慧娜的書包在下游被打撈了起來。慧娜媽媽的男朋友要送貨去首爾,慧娜媽媽發資訊給他讓他暫時不要回來。員警覺得慧娜媽媽的行為很可疑,希望慧娜媽媽能夠同意刊登慧娜的照片加大可能性,可是媽媽就是不同意。這時,從婚禮現場趕來的藝恩老師告訴員警慧娜媽媽有同居的男人,希望員警確認慧娜出事時慧娜媽媽和那個男人在哪裡,媽媽聽到後瞬間緊張了起來。

秀珍帶著慧娜坐大巴去車站,途中慧娜好奇地到處看,正好被送貨的慧娜媽媽的男朋友看到。在收到慧娜媽媽的資訊後,男人沒有追上來,只是當做什麼的都不知道。慧娜失蹤的新聞在各大媒體播出了,秀珍十分擔心她會被人認出來,提醒慧娜不要引起人們的注意,這句話被一起登車的人聽到。坐在車上,秀珍決定給慧娜換個名字,也讓慧娜試著嘗試當自己是媽媽,慧娜選擇了自己喜歡的尹福,但是想要過段時間才叫秀珍媽媽,這一切都被那個老女人聽得清清楚楚。

員警對慧娜的媽媽展開了審問,慧娜媽媽堅持自己正在工作,單位的領導可以為自己作證。員警總覺得一個孩子獨自跑到海邊不尋常,慧娜媽媽說慧娜一直都是那樣。員警提出要看慧娜媽媽發資訊給誰了,慧娜媽媽緊張了起來。正在這時候,慧娜媽媽的男朋友出現了,說自己接到慧娜媽媽的資訊後就立馬趕了過來。男人很配合員警的審問,說那天一切如常。回去的途中,男人告訴慧娜媽媽一定要在員警面前維護自己,要是真的讓員警找到慧娜,不管是活著還是死了,慧娜身上的傷都會讓他們最先被懷疑。

秀珍研究所的同事看到新聞後趕緊給秀珍打電話,但電話已經是空號。同事拿著秀珍留下的地址找到慧娜的家,正好看到慧娜媽媽和男友拿著咖啡從外面回來,狀態好得根本就不像失去孩子的人。於是同事悄悄地在男友的車下裝上了GPS定位器。

秀珍帶著慧娜下了車,可是外面風雪太大根本就打不到車。老女人主動讓秀珍坐她的車,說自己家是開民宿的,雖然住著很多奇怪的外國人,但是不是什麼奇怪的地方。秀珍抱著熟睡的慧娜沒有辦法,只好坐上了老女人的車。晚上,慧娜在秀珍的懷抱中醒來,說自己覺得今天有很多喜歡的東西,而秀珍緊緊的抱著她生怕她不見了。

第二天,秀珍發現這裡確實住著很多奇怪的人,趁著慧娜出去玩的時候。老女人一副了然的樣子說慧娜根本就不是秀珍的孩子,秀珍要想帶著她離開不是容易的事情,自己有辦法幫助她們。秀珍問她是否可以搞到小孩的護照,老女人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說自己可以做到。

員警找到了當時去家訪的民警,得知慧娜確實很像存在家庭暴力的情況,但是孩子和媽媽的證詞卻又是一致的,他們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員警讓同事調出慧娜家附近的監控,如果發現慧娜陳述的不是事實,或者找到證據慧娜確實遭受了家庭暴力,那自己就會逮捕施暴者。此時慧娜的家裡,慧娜媽媽打電話給領導請假,裝成一副傷心的樣子。男友告訴她自己好像看到了慧娜,媽媽的神情一震,但是很快男友說慧娜安靜的死去是對他們最好的保護,媽媽沒有反駁安靜了下來。

載範輾轉得到秀珍的消息,找過去是發現早就已經人去樓空了。載範有找到了研究所,說秀珍的媽媽得了重病,只有見到秀珍才肯做手術。同事將秀珍去冰島的消息告訴他,說自己現在也只能通過郵件聯繫秀珍。

老女人帶著秀珍和慧娜去辦理護照,交了巨額的錢之後被打發出來拿護照。秀珍帶著慧娜在碼頭、車站、醫院等地周旋,秀珍暗暗覺得不妙,於是帶著慧娜回到了民宿,卻發現大量的員警闖了進去。秀珍躲在旁邊攔住了準備逃走的老女人,老女人只好帶著她一起走。老女人說要帶著大家到小島上躲一陣子,趁著老女人下車的間隙,後座的女人讓她趕緊逃走,不管是女人還是小孩只要到了小島就沒有能好好活著回來的,秀珍聽後趕緊帶著慧娜離開。

載範將秀珍的消息告訴了她媽媽,媽媽還是堅持要見到秀珍後才做手術,載範沒有辦法只好出發去冰島。尹珍看到兩人又背著自己說話,找到了警局的朋友幫忙,警局的朋友因為忙碌暫時沒能顧得上她。

秀珍帶著慧娜去仁川,路上秀珍給慧娜講故事,逗得慧娜開懷大笑。慧娜忍不住的問秀珍她是不是以前也是聽完故事後幸福的睡去,秀珍說自己小時候聽完故事後會說聲對不起然後睡去,因為自己是媽媽的養女。

藝恩老師在去蜜月之前,將之前收集的慧娜被家暴的照片及情況說明交給了員警查,她認為就是因為大家的袖手旁觀才使得事態惡化,這次她會盯著員警不放的,員警承諾自己一定會緊盯著不放手的。

 

第3集 

 「이혜영과의 첫 만남을 회상해보는 이보영」的圖片搜尋結果

秀珍帶著慧娜要去自己小時候呆過的孤兒院,在那裡她度過了自己的六到八歲。秀珍向慧娜講給孤兒院裡胖胖的克拉拉老師,說自己最喜歡她身上淡淡的肥皂味道。可是當她們到達孤兒院後,發現孤兒院早就已經關閉,只有克拉拉老師一個人還堅持留在這裡。看著昔日胖胖的老師消瘦孱弱的樣子,秀珍的淚水瞬間就湧了上來。秀珍為她們做了熱騰騰的飯菜,慧娜忍不住的在克拉拉老師面前大誇秀珍,這讓秀珍覺得十分欣慰。

負責慧娜失蹤案的李昌根員警將慧娜受傷時的家門口的視頻放給媽媽看,那天視頻裡根本就沒有慧娜被棒球打到的場景,倒是與她同居的李薛嶽一整天都待在屋裡。媽媽直覺員警已經懷疑慧娜的傷勢和李薛嶽有關係,又想到李薛嶽囑咐她不能讓自己陷於不利的立場,於是乾脆哭了起來。李昌根說明慧娜身上的傷需要一一核實,媽媽就大罵李昌根作為員警不考慮自己的感受。回到家後,媽媽在網上發帖指責員警不去救自己的女兒,而是將責任推卸到自己的身上,引起了廣大網友的支持,這讓她的心情好了起來。李昌根將李薛嶽的案底調了出來,發現他一直有很強的虐待的行為。

晚上,慧娜問秀珍為何克拉拉老師會失去神志,秀珍說因為之前的歲月克拉拉老師將所有的神志都用在照顧孩子身上了。孤兒院外的後山上寒號鳥一直在叫,慧娜嚇得不行,秀珍陪著她一起入睡,說自己一直都很害怕。第二天早上,秀珍醒來的時候發現慧娜已經和克拉拉老師在玩俄羅斯套娃的遊戲。秀珍在孤兒院的檔案中發現了自己的卷宗,上面記錄了她被媽媽鎖在孤兒院的門口被克拉拉老師撿到的情景。

秀珍出去買菜,才得知孤兒院已經被克拉拉老師的侄子侄女們賣掉了,他們要把克拉拉老師送到醫院去。回到孤兒院,慧娜有說有笑的和克拉拉老師在做飯,克拉拉老師給慧娜講起秀珍小時候的趣事,惹得慧娜大笑不已。晚上,媽媽對著鏡頭說自己想要找到慧娜的屍體為她辦葬禮的新聞被慧娜看到,慧娜傷心不已,秀珍以為她是在想念媽媽,可慧娜卻說媽媽是想自己死,要求秀珍將自己的頭髮剪成男孩的樣子。

晚上,秀珍來到聖母的面前祈禱,她不知道自己這樣到底是對還是錯。克拉拉老師來到她面前,說自己以前看著她被領走的時候也這麼懷疑過自己,但是今天看到秀珍成為了媽媽,就知道當時的決定是對。克拉拉老師說成為媽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相信秀珍會做得很好。克拉拉老師預感到有人要來這裡,於是和秀珍一起將孤兒院生活的孩子們的物品整理出來燒掉,慧娜默默地來到她們的身邊,看著熊熊大火將一切記憶銷毀。

李昌根反復的觀看慧娜去海邊的視頻,意外的發現慧娜說著跟著候鳥的方向跑到海邊的。李昌根有想起了海邊老漁夫的話,於是跑到海邊向老人求證,得知慧娜失蹤前曾讓鳥帶走自己。這讓李昌根產生了懷疑,於是到學校瞭解慧娜之前的生活,意外的得知擔任短期班主任的秀珍就是一名鳥類博士。李昌根順著線索找到了研究所的同事,同事說秀珍不喜歡孩子,也沒有孩子喜歡她。員警走後,同事直覺此事不是秀珍說的那麼簡單,於是將自己監控了李薛嶽的行蹤還有員警的事情寫郵件告訴了她。

新的一天來臨了,秀珍要帶著慧娜離開,可慧娜不忍心將克拉拉老師一個留在這裡。就在這時,克拉拉老師的侄子侄女帶著醫院的人來到了這裡,要帶她離開這裡,秀珍趕緊帶著慧娜躲進了衛生間。克拉拉老師臨走前對著衛生間向兩人告別,說現在看到秀珍成為了媽媽自己很欣慰,說慧娜是自己最後一個孩子,要她好好的待在秀珍的身邊,因為秀珍一直都是膽小容易害怕的孩子。秀珍捂著慧娜的嘴巴,兩人滿臉淚水。慧娜將一個俄羅斯套娃扔了出去,克拉拉老師珍惜地將它塞進自己的行李裡。

秀珍帶著慧娜離開了孤兒院,在車站的時候,秀珍看到了同事給自己發來的新聞,於是帶著慧娜去了清涼裡。慧娜被一間掛著小鳥的理髮店吸引,請求在這裡剪個頭髮再走。秀珍讓慧娜剪完頭髮在小花園等著自己,理髮店師的老闆卻將慧娜留在自己這裡。結束蜜月旅行的藝恩老師剛回到家,保安就將秀珍從車站寄來的包裹交給了她。看著眼前的包裹,藝恩老師心中很是疑惑。

尹珍在家裡發現了媽媽的診斷報告,跑去醫院一打聽才知道媽媽的癌細胞已經擴散了。尹珍跑回家哭著向媽媽抱怨,說自己一直陪在媽媽的身邊,媽媽心裡就只有秀珍,連自己生病了也要想告訴秀珍,媽媽抱著尹珍,說自己只是不想她傷心而已,就算是死亡,自己也要有選擇的死去。載範到達了冰島,但是還是沒有見到秀珍,媽媽讓他等在那裡,直到見到秀珍為止。就在這個時候,秀珍出現在她的眼前。

 

第4集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

媽媽看到秀珍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非常震驚,語無倫次的詢問著她的生活。秀珍說自己需要一千萬的現金,對於成年之後連一萬元都沒有向自己要過的女兒,媽媽二話沒說就將錢拿了出來,但是要求秀珍必須見自己十次,每見一次就給秀珍一百萬。媽媽在秀珍走後向醫生要求了抗癌治療,這一次她信心百倍可以戰勝病魔。

慧娜在理髮店等待著秀珍來接她,雖然心中十分不安,但她堅信秀珍一定會來。秀珍將慧娜帶回酒店,慧娜對一切都感到新奇不已。兩人躺在床上,秀珍說那個理髮店的大嬸好像是個殺人犯,問慧娜是否害怕,可慧娜好像根本就沒有察覺到。第二天秀珍帶著慧娜去租房子,可是並不順利。

藝恩老師收到秀珍寄給她的包裹和信,決定幫助秀珍帶慧娜離開。於是她模仿慧娜的筆跡,偽裝陳慧娜想要自殺的樣子,甚至將慧娜媽媽施暴的記錄拿給員警,企圖讓員警相信慧娜是一心求死。

慧娜的媽媽申子英在家整理慧娜的東西,雖然她經常有讓慧娜死去的念頭,可是當慧娜真的消失不見後,他的心就像碎了一樣疼。申子英倒在李薛嶽的懷裡痛哭,李薛嶽將安眠藥遞給她,她一把奪過就向像嘴巴裡倒。

秀珍要去家裡吃晚飯,臨走的時候囑咐慧娜一定要待在房間裡不能出去。慧娜聽到外面的響聲害怕的躲進被窩裡,不一會兒保潔人員大力的敲門,慧娜害怕得躲進衣櫃裡。趁著保潔人員沒有注意,慧娜偷偷拿上自己的鞋子就跑了出去。秀珍回家之前媽媽就吩咐了尹珍不能對她問東問西,最好就說些自己的生活。秀珍回家後受到了溫暖的招待,尹珍的兩個雙胞胎格外的可愛,尹珍不滿媽媽對秀珍的包容,指桑駡槐的說親人之間有血脈關係就是不一樣。晚飯後秀珍強忍著心頭的焦急看完侄子侄女的表演,之後就馬上飛奔回酒店,卻在路上和慧娜擦身而過。好在秀珍找到了慧娜留下的線索,趕到理髮店將慧娜接了回去。理髮店的老闆娘告訴秀珍,慧娜並不是像她說的要看動畫片才跑到這裡來的,她來的時候嘴唇發紫瑟瑟發抖,應該是受了很大的驚嚇才對。慧娜告訴秀珍,她以為有人要來抓她們所以才伺機逃跑。

第二天,秀珍又要去和母親見面,再三向慧娜保證自己會準時回來,慧娜強忍著咳嗽和她說再見。媽媽給秀珍買了很多的衣服,秀珍趁機拜託載範幫自己弄到慧娜的護照。之後媽媽帶著秀珍去吃飯,到了之後才發現是相親宴,物件是鄭振鴻醫生。媽媽藉口離開後,秀珍直接拒絕了鄭振鴻,她現在只想儘快的回到酒店。就在秀珍焦急的等待著計程車的時候,鄭振鴻開著車出現了。鄭振鴻送秀珍回去,說其實是自己拜託她媽媽把秀珍介紹給自己,因為自己也喜歡鳥類,但是沒有勇氣去選擇研究鳥類的學科,也因此沒有什麼朋友。臨走的時候,鄭振鴻強行將自己的電話號碼塞給了秀珍。

李昌根以虐待兒童的罪名逮捕了申子英,李薛嶽遠遠的看到後趕緊逃離了現場。申子英在媒體面前大吐口水說自己因為慧娜過得有多艱難。可現實就是她因為吞服了大量的安眠藥,在拘留室昏睡了二十個小時還沒有醒。秀珍回到家的時候慧娜正在看媽媽大吐苦水的新聞,秀珍心疼的將慧娜摟在懷裡。慧娜突然嘔吐了起來,後半夜的時候發起了高燒。秀珍不敢將慧娜帶去醫院,思前想後只有打電話給鄭振鴻。鄭振鴻及時趕到為慧娜做了退燒處置,秀珍去前臺拿加濕器的時候,慧娜小聲的喊了聲媽媽,鄭振鴻問慧娜自己和媽媽的名字,慧娜說的是金慧娜和申子英。鄭振鴻得知秀珍有自己不得已的原因,說酒店不適合孩子居住,自己家裡有房間可以住,讓秀珍需要的話就打電話給自己 。

第三天,秀珍到媽媽家,她覺得自己不能忍受因為借錢就要接受媽媽干涉自己生活的日子,希望媽媽可以一次性把錢付給自己。尹珍聽到秀珍的話非常生氣,於是見媽媽患癌的事情說了出來,秀珍沒有想到一直健康的媽媽居然得了癌症,媽媽說其實七年之前已經得了,但是想要秀珍回來看到健健康康的自己所以強忍著不適治療了,沒有想到這次復發了。媽媽問秀珍是不是一定要走,秀珍含淚點了點頭。媽媽說自己並不是隨意什麼男人就會介紹給她,也不是非要她按照自己的意願生活,但是堅持秀珍要見到自己十次後才能拿到錢。秀珍到了理髮店,老闆娘告訴她慧娜在三樓睡覺,秀珍看著熟睡的慧娜,也在她的身邊躺下。

李昌根不相信慧娜會自殺,於是找來藝恩老師反復觀看慧娜去海邊向鳥打招呼啊的視頻,藝恩老師一口咬定慧娜這是在向鳥告別。李昌根問她慧娜是不是有可能被秀珍帶走,藝恩老師斬釘截鐵的否定了。

 

第5集 

 ã€Œgirl」的圖片搜尋結果

慧娜和秀珍一覺睡到了晚上,有彼此在身邊,兩人都覺得無比的踏實和滿足。就在秀珍準備帶慧娜去吃東西的時候,老闆娘提著鳥上來說自己有事,拜託她們幫忙照顧小鳥,順便送給了她們一些米和飯菜。第二天一早,秀珍問老闆娘是否想將房間租出去,問自己租一個月是否可以,老闆娘爽快答應了,收了她二十萬的的房租。秀珍覺得太過便宜,老闆娘卻說自己不喜歡那種收多了錢談條件的人。

李薛岳開著車路過收費站,年輕的收費員一看到臉色就變了,他卻風輕雲淡的約她工作結束後見面。兩人在咖啡廳見面後,李薛岳才發現女人已經是大腹便便。女人看到李薛嶽緊張不已,說自己這次是真的很想結婚了。李薛嶽提出自己想要錢,並且還要向她借車,女人都同意了。女人一再確認是否這次過後兩人就完全分手了,李薛嶽卻提醒她不能將兒子小元的死推到自己身上,是自己看到她不想要兒子才幫他的。女人悄悄的將兩人的對話錄了下來,等到李薛嶽走後趕緊保存下來。

秀珍陪著媽媽去醫院的路上,看著後座上的媽媽,又想起了自己被收養時兩人的對話。秀珍提議兩人重新簽訂合約,就當自己是公司代表,媽媽是自己的演員,簽約的條件是尊重彼此的生活。媽媽笑著答應了,說其實秀珍現在已經有些變化了,只是自己還沒有察覺到而已。秀珍陪著媽媽見醫生,醫生告訴她們癌細胞已經擴散了。秀珍心酸不已,媽媽見狀趕緊讓醫生不要嚇著她,說自己的三個女兒只有秀珍還停留在八歲的時候。在秀珍的陪伴下,媽媽接受了抗癌治療,看著被病痛折磨的媽媽,秀珍答應她自己六個月之後會回來的。媽媽強顏歡笑和秀珍開著玩笑,秀珍心疼不已。鄭振鴻醫生到酒店找秀珍才知道他們已經搬走了,於是打了電話給媽媽,媽媽想要把電話轉交給秀珍,可他卻說算了。

從醫院回來,秀珍真誠的向老闆娘道歉,感謝她照顧慧娜。老闆娘卻說慧娜已經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了,從慧娜的角度來講,她反而是給自己這個老人解了悶。這兩天,慧娜和老闆娘收穫了很多的歡樂,老闆娘甚至將自己的鑰匙拿給慧娜玩耍。秀珍突然想起自己高中時期出車禍,好像就是這個老闆娘救了自己,但是老闆娘矢口否認。慧娜察覺到秀珍回來後撲進她的懷裡,說自己覺得在這裡和大家這麼生活很幸福,現在哪裡也不用去了。秀珍看著流淚的慧娜,告訴她以後的生活會更加幸福,幸福到想到現在因為這樣的幸福而哭就會覺得好笑。其實在秀珍的心裡,這樣和媽媽近距離的接觸,也讓她感受到了母愛的溫暖。

李昌根對申子英進行了審訊,面對無可辯駁的事實,申子英承認自己有毆打過慧娜,但堅持說李薛嶽一直保護了孩子,可是她的心跳和脈搏出賣了她。李薛嶽又來到另一個前女友的家裡,隔天前女友要離家工作的時候,她的女兒請求媽媽不要走,要是實在要走的話也要帶上弟弟。因為在她五歲的時候,李薛嶽就將她生病的妹妹溺亡,可媽媽口口聲聲妹妹是自己洗澡時不小心溺死的。

秀珍的媽媽將三個女兒和律師叫到了一起,讓她們看看自己的遺產分配,三女兒怎麼著都行,秀珍卻沒有得到任何的遺產,因為媽媽想讓她絕對的自由。媽媽在遺產中留了一份給秀珍的孩子,要是秀珍沒有孩子的話這筆錢會註冊成一個基金,用來幫助未婚媽媽和她們的孩子,這件事情媽媽交給了尹珍。

媽媽帶著秀珍去聽音樂會,到了一看才知道是媽媽撮合她和鄭振鴻。在媽媽走後,鄭振鴻很貼心的說她應該很擔心慧娜,讓她帶著慧娜到有公園的咖啡館和自己約會,要是不來也可以。慧娜在家裡玩的無聊,於是將老闆娘的保險櫃打開,裡面藏著幾個卷宗。慧娜拿著那把不知道是哪個鎖的鑰匙回到房間,將秀珍的東西搬了出來,意外的打開了秀珍小時候被鎖在孤兒院的那把鎖。秀珍回到房間後,看到的就是地上的一邊狼藉,那把鎖卻鎖在了旁邊的櫃子上。秀珍拿過慧娜手中的鑰匙,輕易的就打開了鎖。秀珍推醒沉睡的慧娜,得知鑰匙就是理髮店老闆娘的。秀珍拿著鑰匙和鎖下去質問老闆釀,老闆娘問她是否還記得這把鎖的來歷,秀珍狠心的說自己不記得了,也不願聽老闆娘的任何解釋。秀珍的手被弄壞的杯子劃傷了,秀珍沒有理會,打包行李帶著慧娜就要離開,老闆娘追了上來,將一個信封塞到了慧娜手中,讓她轉交給秀珍。

冷冷清清的天橋上,慧娜問秀珍現在去哪裡,秀珍突然呆住了。秀珍帶著慧娜去了和鄭振鴻約好的咖啡廳,慧娜一看到男人就嚇得躲在了她的身後。秀珍讓慧娜坐下,鄭振鴻檢查她受傷的手說是需要包紮。秀珍面無表情的讓鄭振鴻幫自己包紮,問他是否可以到他家留宿。

李薛嶽醒來發現他拿走的慧娜的記事本上被兩個孩子塗滿了顏色,之前慧娜記載的關於小朋友和秀珍的資訊露了出來。李薛嶽想起之前見到慧娜和秀珍的情景,直覺慧娜是被秀珍帶走了。李薛嶽心頭有了打算,這時,申子英發來資訊,告訴他調查順利結束。

 

第6集

 「남기애에 분노한 이혜영, '당신이 내 딸 버린 여자야..?'」的圖片搜尋結果

秀珍帶著慧娜去了鄭振鴻的家裡,鄭振鴻為她包紮好傷口,堅強的她一聲都沒有吭。慧娜因為昏迷的時候對鄭振鴻說過自己不是秀珍的親生女兒而不安,想要說服秀珍帶她回理髮店,秀珍還以為她只是看到陌生男人害怕而已。鄭振鴻問秀珍是不是兩人有什麼難言之隱,秀珍對他說了自己和親生母親見面後鬧翻的事情,說自己曾經無數次的想過生母來接走自己,不明白她為何又要出現在那裡,既然將自己拋棄就應該好好的生活啊,自己以後再也不會見她了。鄭振鴻說秀珍的反應都是正常,但是應該再次見面解開心結,然後才能結束這樣的關係。晚上,秀珍打開離開時生母塞給慧娜的信封,發現裡面是印章和存摺,存摺上記錄了生母這二十七年生活的痕跡。而此時的理髮店裡,生母看著秀珍小時候被媽媽收養的新聞,眼淚忍不住地流了下來。

李薛岳又回到申子英的身邊,申子英告訴他在慧娜沒有找到的情況下,警方對他們的任何起訴都是不現實的。李薛岳讓她查查秀珍的消息,她打電話到學校被告知沒有這個人,李薛嶽一再提醒她秀珍就是那個跟著藝恩老師來家訪的人。申子英找到了藝恩老師,藝恩老師說是自己再三向有關機構申請了對慧娜的保護,而秀珍一直是個對別人的事情漠不關心的人,那天家訪也是自己強拉著她去的。再說她現在已經不再國內,早在慧娜失蹤之前就去冰島研究鳥類了。申子英將秀珍的消息告訴李薛岳,李薛嶽聽到秀珍研究鳥類,又看到慧娜記事本上畫的小鳥,更堅定了慧娜就是秀珍帶走的念頭。

第二天,秀珍去了理髮店,她將生母的存摺還給她,說自己曾經很期待她能來帶自己走,也在心裡為她變化,但是最終還是讓自己失望了,既然如此,為何又要出現在這裡,要是被人發現了怎麼辦。生母哭著說自己看到新聞知道她過得很好,搬到這裡來只是想看著她每天上學放學,看著她帶著慧娜出現在這裡,覺得她急需用錢才把存摺給她,希望能夠幫助到她。秀珍不接受她的說辭,問她當初到底是因為什麼要把自己拋棄,生母就是閉口不談,秀珍放下東西生氣離開了。慧娜在家裡醒來看到鄭振鴻後對他十分警惕,說秀珍是非常好的人,鄭振鴻讓她放心,說法律規定醫生不能將患者的隱私透露給任何人,就是媽媽也不行,慧娜瞬間就放心了。秀珍回來後就要收拾東西離開,鄭振鴻說以她現在的狀態不適合帶著慧娜走,但秀珍堅持要將慧娜帶到越遠越好。

秀珍帶著慧娜買了一部手機,讓慧娜在遊樂場等自己,自己去咖啡廳見了載範,拜託他為慧娜辦理護照,但是對於慧娜的資訊一個字也不透露。載範知道自己不能讓她鬆口,只是叮囑她一定要按時回來,不要逃到自己找不到的地方,媽媽現在很需要她。慧娜見秀珍還沒有回來,於是跑到了理髮店向生母告別,告訴她他們很快就要走了。賢真開車的時候被人碰瓷,慧娜揭穿了碰瓷的人,賢真提出要對她表示感謝,問她住在哪裡。慧娜半天才說自己住在理髮店,但是很快就要離開了。秀珍回來後看到兩人談話將慧娜叫了過去,慧娜害怕得躲在她的身後。秀珍請求賢真不要將此事告訴媽媽,賢真認為媽媽應該是最能理解秀珍的人,但是秀珍說她們很快就要走了。

秀珍將慧娜帶到了咖啡廳,然後去媽媽家赴約。賢真看著回來的秀珍後格外的不自在,秀珍說自己有事希望取消今晚的聚餐。媽媽一定要她說出原因,秀珍怎麼都開不了口。這時鄭振鴻的電話打到了媽媽那裡,說自己想帶秀珍去個地方,媽媽以為秀珍是要去約會,馬上就同意了。鄭振鴻帶著秀珍接上慧娜,一起到了山清水秀的地方,據說這裡可以看到平時很罕見的鳥類。到了地方鄭振鴻讓秀珍獨自呆著,自己陪著慧娜讀書。秀珍置身於安靜的環境中,看著小鳥在自己不遠處覓食,心情慢慢的平靜下來。回去的時候,慧娜說自己拿走了鳥籠的鑰匙要回理髮店,鄭振鴻鼓勵她下去和生母打個招呼。

賢真忍不住的將慧娜的事情告訴了尹珍,尹珍分析秀珍不願意帶孩子見媽媽說明這個孩子的身份不合法,讓賢真先不要將這個事情告訴媽媽。兩人的密談引起了媽媽的懷疑,載範回來後又被尹珍叫到了外面,載範只能告訴她秀珍兩周之後就要離開了。接連的不尋常沒有逃過媽媽的眼睛,於是她將所有的人都召集了起來。最後回來的賢真看到垂頭喪氣坐在媽媽對面的載范和尹珍,以為媽媽已經知道了一切,於是將秀珍帶著孩子的事情全盤托出。

媽媽帶著載範來到理髮店外面,正好看到慧娜和生母正在給小鳥餵食。就在秀珍準備帶著慧娜離開的時候,媽媽闖了進來,一巴掌甩在了生母的臉上。

 

第7集

 「허율에게 당부하는 이보영, ′네 이름은 김윤복이야′」的圖片搜尋結果

秀珍和慧娜被媽媽突然出現嚇呆了,媽媽拿起身邊的杯子將鏡子砸個粉碎。媽媽問秀珍是不是一直瞞著自己和老闆娘見面,說完就倒了下去。大家趕緊將媽媽送到了醫院。媽媽醒來看到床邊的慧娜,說自己就是她的外婆。等待著媽媽檢查出來的時候,載範和慧娜打了招呼,秀珍直覺這樣下去很容易穿幫,於是帶著慧娜到洗手間提前串通了供詞。慧娜問秀珍老闆娘是不是他的生母,說兩人煮的咖喱味道一模一樣。等到大家都趕到的時候,尹珍指責都是因為秀珍突然帶著孩子出現才讓媽媽昏倒住院,問秀珍到底是因為錢還是倫理問題,說要背著媽媽儘早的送秀珍離開。

晚上,媽媽將慧娜和秀珍留下,將其他的人全部都趕了回去。媽媽問秀珍是不是一直背著自己和親生母親見面,秀珍說自己也是昨天才知道她是自己的生母,是因為偶然住到了她樓上的房子才發現的。半夜載范接到媽媽的電話,要他將理髮店秀珍的親生母親的底細全部調查出來,包括她為什麼要拋棄秀珍,而且要她儘快的搬走,自己在有生之年不想再見到她。載范想要說服媽媽安心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媽媽卻說自己不出了這口氣心中實在不平。

第二天,賢真上班的時候接到了調查兒童虐待案的工作,決定從慧娜的案件入手。慧娜將媽媽打了老闆娘的事情告訴鄭振鴻,說其實秀珍很擔心老闆娘。

很快,載范就把老闆娘的底細調查清楚,而媽媽也從醫生那裡知道了自己的癌細胞已經轉移到了腦部。在媽媽的堅持下,秀珍帶著慧娜回到了家裡,發現自己以前的房間一直都有打掃,所有的陳設一點都沒變。曾經的秀珍總想著要逃跑,索性在書裡找到了舒緩心情的通道。慧娜在書中發現了一把鑰匙,每打開一把鎖,兩人就互問一個問題。最後秀珍打開了一個陳舊的鐵盒子,發現裡面放著一支羽毛。秀珍恍惚的記起當初在拋棄自己之前,生母曾經帶著自己去過海邊看鳥,所以她那是看到海邊的慧娜會覺得你們的熟悉和心疼,因為曾經自己有過同樣的經歷。

媽媽找到了主治醫生。得知自己活下去的幾率只有百分之十,為了看到慧娜上大學的樣子,她決定更換主治醫生堅強的活下去。尹珍按照媽媽的意思要帶慧娜去做頭髮買衣服,秀珍明確的拒絕了,但是慧娜卻提出自己去一會兒就回來。慧娜穿著新衣服出現在媽媽的面前,媽媽說自己仿佛看到了秀珍以前的樣子,尹珍和女兒都不高興,她的女兒故意將熱牛奶灑在了慧娜的新衣服上。賢真帶著慧娜換衣服,意外的發現慧娜的腋下有一顆紫色的痣。

秀珍去見媽媽的主治醫生,見到的卻是鄭振鴻。鄭振鴻告訴他媽媽和自己母親曾經是病友,之所以會選擇自己當她的主治醫生,很大程度是為了秀珍。回到病房,秀珍看到媽媽抱著慧娜睡著了。媽媽擔心自己一好轉秀珍又會離開,提出讓她把慧娜留在自己身邊,這樣她就不會追究她到底去哪裡。載範在理髮店外面監視著老闆娘,老闆娘發現後將他請了進去。老闆娘得知載范的意思後表示自己一定會搬走的,但是至於為什麼要把秀珍拋棄還是閉口不談。秀珍看到載範後感到非常不對勁,他不可能在媽媽病重的情況下還離開的。秀珍想到載範很有可能是去讓老闆娘離開了,因為以前媽媽也讓欺負自己的同學離開,最後還是自己一一找到道歉。秀珍拜託載范不要為難老闆娘,說只要媽媽安靜的呆著自己是不會去見她的,面對秀珍的請求,載範為難地歎了口氣。

秀珍在醫院外邊突然看到了生母的畫像,當初生母要帶著她一步步走進大海的場景浮現在她的腦海,她覺得那時生母是想要殺死自己的。秀珍被自己的想法震驚到了,呆呆的坐在路邊的椅子上。鄭振鴻遇到了呆坐的秀珍,秀珍將自己的發現講給他聽,鄭振鴻說秀珍只是壓力太大了,讓她不要多想。臨走的時候,鄭振鴻將一包薯片交給她帶著慧娜,秀珍發現上面有生母的筆跡。鄭振鴻也沒有隱瞞,說自己聽慧娜說了昨晚的情況去了理髮店,老闆娘是位很堅強的人,現在正在打包行李準備離開,還讓自己向媽媽轉達自己的歉意。

載范將一切都調查清楚了,當初生母殺了同居男,在將秀珍送到孤兒院的第二天就自首了,至於原因她一直沒有說出口。媽媽卻很瞭解生母的意圖,要是自己也不願自己的女兒因為母親是殺人犯被人指指點點。秀珍回醫院找到媽媽,讓媽媽不要趕走生母,那裡畢竟是她生活了27年的地方。媽媽聽到秀珍維護生母心情瞬間就不好了,於是提出了讓秀珍不管去哪裡都要把慧娜留在自己身邊,秀珍最後只得同意這段時間不外出。

賢真因為新聞的事情特意找到了當時錄影,但是她總覺得事情有些不對。賢真對申子英進行了採訪,提到想看看慧娜的照片,申子英立刻就拒絕了。賢真又趕到了警局採訪李昌根,李昌根告訴她慧娜確實有被虐待的證據。賢真向李昌根要了一張慧娜的尋人啟事,一看到慧娜的照片,她的世界開始天翻地覆起來。

李薛嶽自從知道秀珍是研究鳥類的專家後就一直搜索她的消息,他要知道為何秀珍會帶走慧娜。很快李薛嶽就將秀珍的資料全部查了出來,包括她被母親拋棄被收養的資料。李薛嶽按照資料找到了媽媽家,他躲在車裡看著秀珍小時候接受採訪的視頻,堅信秀珍和慧娜一定藏在這裡。

 

第8集 

「이보영을 향한 남기애의 가슴 저린 고백, ′엄만 널 버린 게 아니야′」的圖片搜尋結果 

載范打電話給生母,讓她不用搬走,生母說自己已經想好了,覺得搬走才是對的選擇。慧娜醒來發現自己一個人趕緊爬了起來,這時秀珍推門進來,慧娜緊緊地抱住秀珍,秀珍明白她是擔心外婆會突然去世。秀珍將生母給她的薯片給慧娜,慧娜看到上面的字後心情大好。和媽媽一起回到家,慧娜因為準確的接住了棒球和泰民迅速打成了一片,這讓媽媽看著高興極了。尹珍要準備八個人的晚餐,她故意請來了鄭振鴻,要知道鄭振鴻是不是因為誤會姐姐會得到遺產而喜歡她。餐桌上,尹珍故意穿著暴露的衣服,問鄭振鴻為什麼喜歡年紀又大還不會做飯,而且還很貧窮的秀珍,鄭振鴻說自己的母親生前很多願望都沒有達成,所以自己就很喜歡這樣不管年紀大小和經濟情況的好壞,依然有自己人生的秀珍,就是不能看著這樣的女孩兒受苦。晚飯後,秀珍主動向鄭振鴻坦白自己犯罪了,鄭振鴻問她有沒有傷害到別人,說自己就像秀珍喜歡鳥兒一樣,只是單純的喜歡這樣孤傲又堅強的秀珍而已。鄭振鴻問秀珍是否需要幫助,秀珍還是拒絕了。

李薛嶽順著線索找到了孤兒院,但孤兒院早就是一遍狼藉,即使這樣,他還在裡面翻找著,希望找到秀珍的資料。賢真交稿的時候被主編發現她沒有寫慧娜的新聞,賢真解釋說因為案件還不明朗,但是主編以她能力不足讓她將這篇報導交給了別人。賢真在辦公室反復看著慧娜失蹤的新聞,心情十分的複雜。等她回到家,正好看到大家圍著慧娜討論要不要去上學的問題。雖然之前秀珍和慧娜已經說好不上幼稚園,但是看到上了幼稚園的泰民那麼厲害之後,慧娜還是心動了。晚上,慧娜說自己再也不用睡垃圾桶了,因為自己現在有了媽媽。

尹珍回到家向丈夫抱怨,說自己一輩子活在姐姐的陰影下,現在自己的孩子因為有了慧娜也失去了媽媽的歡心。丈夫一針見血的指出她是因為擔心得不到遺產成不了理事長而怨恨姐姐,尹珍說慧娜一點都不像秀珍,丈夫讓她拿著委託書去查親屬關係就可以了。賢真忍不住將秀珍叫到了自己的房間,將慧娜的尋人啟事拿給秀珍,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秀珍將慧娜受虐和自己帶走慧娜的事情告訴了他,賢真告訴她這是犯罪,一旦被抓住的話不光是她,家裡所有的人都會受到牽連,就連一直沒有緋聞的媽媽也會出現在九點新聞裡。賢真思前想後,還是讓秀珍帶著慧娜儘快離開。

載范找到了秀珍生母監獄裡的教導官,弄清楚了當初她當初為何要拋棄秀珍。原來,生母當初因為殺人進了監獄,一開始是一心求死,後來看到了秀珍被媽媽收養的新聞才打起精神,將自己在監獄中積攢的錢全部都捐給了孤兒院,並且還是匿名的。載範將這件事情報告了媽媽,他覺得秀珍有必要知道這件事情,但是媽媽堅決反對。秀珍去找載範問護照的事情,他希望可以儘快的離開。這時,尹珍進來問她要印章,說是慧娜上幼稚園需要用。秀珍沒有多想,尹珍拿著印章蓋在了委託書上。秀珍說自己想在最近兩天之內離開,載範將錄有教導官音訊檔的U盤放在桌子上,說自己建議秀珍最好聽聽,可秀珍說自己沒有興趣就走了。

秀珍想要找到機會給媽媽說自己要離開,媽媽就像已經知道了她的想法一樣,總是岔開話題不讓她說出口。午後秀珍坐在院子裡看著孩子們玩耍,尹珍回來將親屬關係證明書拿給秀珍,說慧娜根本就不是秀珍的孩子。秀珍知道尹珍的意思,說自己會放棄遺產的,也會在最近兩天就離開。晚上秀珍再次打電話給載範,希望能儘快拿到慧娜的護照。載范於是帶著錢再次找到了辦理護照的人,請求他儘快將護照拿給自己。秀珍忍不住的還是聽了錄音檔,她仿佛記起了自己被拋棄之前和媽媽在海邊,滿臉是傷的媽媽拉著自己說著話。

第二天,秀珍把慧娜打扮好交給了尹珍,讓她帶慧娜去幼稚園面試,自己則去見了生母。生母看到秀珍愣住了,秀珍問她在那之前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生母告訴她自己因為十八歲的時候就生下了秀珍,所以後來遇到一個喝酒後就打人的男人,可是在看到那個男人將秀珍推下樓後,生母就忍無可忍將他殺死了。生母原本想帶著秀珍一起赴死,可是秀珍卻說自己想活下去。生母想著自己有可能再次成為秀珍的媽媽,所以才在這裡開了理髮店。秀珍聽到媽媽的講述,忍不住的痛哭起來。

慧娜的幼稚園面試進行的很順利,成為了第一個因為創意性而被錄取的小朋友。申子英在家看到秀珍被收養的紀錄片,突然就明白了為什麼秀珍會帶走慧娜。申子英來到了媽媽的家門口,正好碰到從幼稚園回來的慧娜。

 

第9集

 ã€Œgirl」的圖片搜尋結果

慧娜看到媽媽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突然就跑了,申子英趕緊追了過去。尹珍回到家添油加醋的將事情告訴媽媽,說大家都被騙了。媽媽說孩子丟了就應該找孩子才對,尹珍只好說自己在社區裡找過了。

慧娜跑到理髮店躲在了櫃子裡,申子英進來後直接往樓上闖,生母見狀趕緊將櫃子鎖了起來。申子英反應過來拍著櫃子,說要帶慧娜回家,慧娜躲在裡面捂緊嘴巴一言不發。生母見狀將申子英拉了過來,讓她坐下來慢慢談。秀珍呆呆的看著發生的一切,一時竟忘了該怎麼反應。生母問申子英是否獨自在撫養孩子,應該會很辛苦的。申子英的情緒慢慢平靜下來,她將自己年輕時生下慧娜被男友拋棄,獨自一個人艱難的撫養著慧娜。日子過得很辛苦,她努力的想讓自己幸福一些,可總是不如人願。她曾經也多次想過要去死,可是自己死了慧娜就沒有人照顧了,自己在慧娜期望的眼神中苦苦掙扎著。直到後來遇到了李薛岳,這個男人就像對女人的需求全部瞭解一樣,不光是對她還是對慧娜都是百般的溫柔和包容,三人也一起度過了很多美好的時光。申子英一邊向慧娜道歉,一邊手忙腳亂的給慧娜泡甜甜的咖啡,承諾以後一定會對慧娜很好的。

慧娜從櫃子裡出來了,申子英帶著她就要回去,這時慧娜突然問申子英是否還記得買倉鼠的日子。當年,申子英要和李薛嶽外出度假,於是買了倉鼠陪伴獨自在家的慧娜。慧娜一個人在家裡對著倉鼠和電視機,可申子英卻沉浸在幸福中無法自拔,絲毫沒有想起年幼的女兒會有多麼的害怕。慧娜雖然懂事的告訴她只要媽媽幸福自己也會很幸福,可是淚水早就已經淋濕了臉龐。申子英承諾自己會再買倉鼠給慧娜,可慧娜說她的倉鼠已經死了,就算買回來也不是原來的倉鼠了,同樣的慧娜也已經死了,所以不能跟著媽媽回家,自己對媽媽既不關心也不仇恨,媽媽的幸福和不幸都與自己沒有關係了,因為她不再是媽媽的女兒了。申子英沒有想到慧娜會如此對待自己,痛哭著放開了慧娜,狠狠的盯著秀珍看了兩眼就跑了出去。秀珍追了出去,申子英說自己不要慧娜了,要是以後秀珍覺得辛苦也不要將孩子送回來。申子英不明白秀珍為什麼要賭上自己的人生帶走慧娜,秀珍說自己其實也很怕,但是看到垃圾袋中的慧娜自己就下定決心了,慧娜自己也接受了會在淩晨之前死去的事實。秀珍很感激申子英能放開慧娜,可惜的是申子英到最後都不明白,慧娜是多麼的愛媽媽。回到理髮店,慧娜笑著撲進了秀珍的懷裡,秀珍告訴她可以不要用笑來討好自己,想哭就哭出來,慧娜抱著秀珍放聲大哭。

撿破爛的老奶奶睡在街頭上被員警發現,她撿了很多慧娜的尋人啟事。奶奶告訴員警慧娜是被她的老師帶走了,於是員警將她帶回了警局。李昌根詢問了奶奶,奶奶將自己看到慧娜被帶走的情景全部告訴了員警,說帶走慧娜的老師之前就給慧娜買過飯、剪過指甲。這件事情引起了李昌根的重視,於是將全部的交通視頻調了出來,果然發現了秀珍帶著慧娜的畫面。

媽媽知道這件事情後通知了所有的人和律師,自己在化妝間打扮了起來,她曾經和慧娜約定過,要讓慧娜看到自己盛裝打扮的樣子。秀珍帶著慧娜回到家,律師和所有的人都在。慧娜被叫到了媽媽的化妝間,媽媽將自己帶著的寶石項鍊送給了慧娜,說因為慧娜不是秀珍的孩子所以自己不能認她,因為她還有更多的家人需要保護,這條項鍊是自己的媽媽留給自己的幸運項鍊,希望能夠給慧娜帶來更多的幸運。慧娜讓媽媽原諒秀珍,說她都是為了自己才這樣的。

媽媽盛裝出席了家庭會議,秀珍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全部都講了出來,尹珍首先就沖了出來指責秀珍做事不管後果,這件事情被警方發現的話一家人都會陷入社會輿論的壓力之下,所有人的前途名譽都會受到損害。這時賢真說話了,賢真說自己調查這個新聞,也對秀珍說了很多的狠話,但是站在秀珍的立場上想想,自己決定支持秀珍,在自己被單位辭退之前,自己會盡所能的幫助秀珍。媽媽傷心的是遇到這麼大的問題,秀珍從來沒有想過要來問問自己的意見,想到的只有錢而已。媽媽當眾宣佈要和秀珍簽訂棄養協議,在事情被曝光之前斷絕和秀珍的關係,只有這樣才能保護家人。秀珍聽後傷心不已,說自己是因為有媽媽的榜樣所以才有勇氣帶走慧娜,也因為不想連累家人所以才選擇了隱瞞。媽媽沒有多說只是讓秀珍儘快辦好手續離開,載范知道媽媽做這個決定有多麼的不容易,要是秀珍離開的話媽媽可能會最先倒下。媽媽說以前自己對秀珍是孩子的方式,現在秀珍成了媽媽,自己也該放手了。

慧娜躲在樓上將所有人的對話都聽到了,淚水無聲的在她的臉上流淌。晚上,趁著大家熟睡的時候,慧娜收拾好自己的東西,穿上了當初逃走時候的衣服,依依不捨的悄悄離家出走了,她不能讓秀珍因為自己沒有了媽媽。

秀珍發現後慧娜不見後趕緊跑出去找,剛好被一直監視著大家動向的李薛嶽看在眼裡。申子英從廟裡為慧娜辦完喪禮,出來的時候看到員警在外面等著她。員警說慧娜沒有死,申子英直接說慧娜被秀珍帶走了。

 

第10集

 ã€Œì´ë³´ì˜X허율을 위해 한 번 더 위험을 감수하는 남기애」的圖片搜尋結果

慧娜將自己偽裝成一個和媽媽在一起的孩子,鼓足勇氣跟著人群換乘地鐵,緊挨著樣子和善的人坐下。除了地鐵,慧娜跟著三個孩子的母親走被發現,趕緊裝作找媽媽躲到了廁所裡,確認沒有人注意自己之後才慢吞吞地出來。秀珍跑到理髮店,生母知道慧娜離家出走後緊緊的抱著她,分析很有可能是回了她的生母那裡。秀珍卻不能原諒自己,一直忍受欺負的慧娜從來不會反抗,現在要是真的回到生母的身邊,那自己就真的不是一個合格的媽媽。而此時,媽媽躺在床上看了慧娜留下的信痛苦不已,賢真說是大家一起將慧娜趕了出去。

鄭振鴻來家裡為媽媽治療遇到了秀珍,讓她想想慧娜會去哪裡。媽媽在鄭振鴻的面前表達了自己的悔意,她比任何時候都渴望能夠活下去,自己作為媽媽讓女兒留下了血淚,這一點,她不能原諒自己。秀珍在衣櫃裡發現了慧娜留下的記事本,推斷她很有可能去了清涼裡,於是鄭振鴻趕緊帶著她過去,兩人一到車站就分頭尋找起來。慧娜正在自動售賣機上購買會武靈的車票,一直跟蹤者她的李薛嶽出現在不遠處。他滿臉陰笑的看著慧娜,一步步的靠了上去。就在他要接近慧娜的時候,秀珍找到了慧娜將她緊緊的摟進懷裡,李薛岳見狀趕緊藏了起來。秀珍向慧娜道歉,說不管慧娜逃到哪裡去自己都會馬上追上來的,因為自己是媽媽。慧娜不忍心秀珍因為自己而被媽媽拋棄,秀珍安慰她說因為慧娜也拋棄了一切陪在自己的身邊。秀珍回到家將慧娜找到的消息告訴了媽媽,媽媽拿著一個裝著美元的信封給她,秀珍說自己一直是貧困的,慧娜也要適應自己的風格。媽媽卻笑了,說自己養了秀珍這麼多年,秀珍都沒有適應自己的風格,難道還要期望慧娜適應他的風格嗎。秀珍說自己的風格和媽媽其實一直都是一樣的,所以才會不顧一切的帶走慧娜。媽媽堅持讓她拿著錢趕緊走,載範已經拿到護照在仁川機場等著他們了。

員警將申子英帶回了警局,問她為何不把慧娜帶回來,申子英卻說是秀珍不肯將慧娜還給自己,還把秀珍是媽媽女兒的身份說了出來。然後申子英又給賢真打電話,說慧娜找到了,是被誘拐走的,希望賢真可以寫報導幫她將女兒帶回來。

員警到了媽媽的家裡,向媽媽詢問有關秀珍和慧娜的事情,媽媽說自己只知道慧娜是秀珍的女兒。員警向媽媽闡明事情的嚴重性,說現在秀珍已經被全面通緝了,就算在機場也是當場被抓獲。媽媽一再的拖延時間,假裝向律師諮詢打電話通知了載範。就在秀珍和慧娜準備買機票的時候,載範拉住了秀珍,說員警已經知道她的身份了。這時,廣播裡傳出來尋找慧娜的消息,鄭振鴻趕緊用自己的衣服裹緊慧娜帶著他們往外走。這時賢真打來電話告訴載範她收到了申子英的電話,決定客觀公正的來報導這件事情,因為只有自己才知道姐姐為什麼要帶著慧娜逃走。

回去的路上,媽媽給秀珍打來了電話,鄭振鴻讓她關機後用自己的電話回撥回去。電話裡,媽媽說秀珍並沒有錯,以後不管面對任何的事情都要挺起胸膛堂堂正正,自己已經委託律師將棄養協議放棄了,也不會因為這件事情會覺得羞愧。得知慧娜很好之後,媽媽讓秀珍要保持冷靜,秀珍感動不已,卻也只能讓媽媽保重身體。隨後秀珍又給生母打了電話,告訴她自己已經被警方通緝,所以提前給她說一聲。

鄭振鴻將慧娜的秀珍帶到了家裡,秀珍說自己就算是被警方抓住也不會供出醫生,到時候他就說自己是因為給媽媽看病發現孩子不見了好心幫自己找到而已,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道,鄭振鴻卻告訴她自己已經準備向醫院請假了,只有那樣自己才能更好的規劃路線。鄭振鴻將自己死去母親的電話拿給秀珍,讓她有事給自己打電話。

員警又趕到了慧娜面試的幼稚園,幼稚園的老師將慧娜面試的視頻播放給他們看,說自己雖然不知道慧娜是被拐走的,但是慧娜的表情足以說明她們的關係有多麼的牢固,慧娜是有多麼的為媽媽感到自豪,而這些應該就是作為媽媽的人傳遞給慧娜的。李昌根帶著助手走出幼稚園,助手說自己終於知道秀珍為什麼要帶走慧娜了。

生母接上秀珍和慧娜,一路開去了海邊。秀珍不希望自己再拖累他人,生母說自己有辦法可以讓她們離開。生母帶著他們去到了自己的朋友那裡,朋友說自己有門路可以讓她們從海上離開,但是需要很大的價錢。慧娜正在外面玩耍,李薛嶽的口哨聲又響了起來,看著對面的貨車,慧娜害怕的躲回到秀珍的身邊。飯後,大家在海邊散步,媽媽說自己曾經也想過帶著秀珍永遠的逃跑,為什麼就不能三個人安靜的在海邊生活呢。秀珍說自己當時看著鳥穿越大海,就在想著自己是否有天也能穿越過去。生母的朋友有消息了,晚上十一點半就離開。

賢真找到了申子英,申子英不滿秀珍是富家女就能帶走慧娜,請賢真幫忙將慧娜帶回自己身邊,賢真說因為是涉及到人權隱私的問題,報導明天才能出來。慧娜在車站跟蹤的那個男孩發現發現尋人啟事上的小女孩就是慧娜,於是他們的媽媽趕緊報了警。李昌根調取了車站的監控視頻,發現了鄭振鴻帶著她們離開的畫面。

晚上,外面下著大雪,生母仔細的為秀珍修理著頭髮。慧娜要自己去洗手間,生母提醒她一定要拿著傘。看到慧娜出來後的李薛岳從車後面冒出頭來,慧娜出來後發現一隻小貓一路追著過去,被人一下子蒙住了頭。秀珍看到慧娜很久沒有回來心中不安,跑出去只看到慧娜留在地上的雨傘。這時李薛岳的車正好啟動離開,秀珍嚇得大叫了起來。

 

第11集

 ã€Œë‘ë ¤ì›Œí•˜ëŠ” 이보영을 따스하게 다독여주는 이재윤」的圖片搜尋結果

秀珍開著車追著貨車去了,不想李薛嶽已經從一旁的小路離開了。秀珍一路追著前面的貨車而去,突然看到了前面有人騎著車沖了出來,秀珍把方向盤往旁邊一打車子掉進了路邊的水溝裡。等到秀珍醒來後,騎車的人問她是否報警了,秀珍只好說自己已經給保險公司打過電話了。

李薛岳將車停在了一處碼頭,自己到貨箱打開黑色行李箱,被綁的嚴嚴實實的慧娜就躺在這裡。李薛嶽將慧娜提了起來,慧娜問他現在什麼時候了,自己和媽媽還要在十一點的時候離開呢。李薛嶽不屑的笑了笑,問慧娜脖子上的項鍊是哪裡來的。慧娜誠實的說是自己的外婆也就是媽媽的媽媽給自己的,說是可以帶給自己很多的幸運。李薛岳不明白媽媽為什麼會送給一個毫不相干的孩子這麼貴重的項鍊,慧娜說因為媽媽是外婆最珍貴的孩子,而自己是媽媽最珍貴的孩子。李薛嶽聽後不屑的笑笑,說慧娜怎麼會是珍貴的孩子,她是被親媽都拋棄的孩子啊。

申子英喝得醉醺醺的往家裡,李薛嶽打來了電話。李薛嶽告訴他自己跟蹤秀珍將慧娜偷了回來,準備以慧娜為要脅向媽媽索要高達五億的贖金,否則自己就將慧娜直接殺死。申子英想要說服他放棄這種想法,說都是和慧娜不相干的人怎麼會支付這麼巨額的價錢。李薛嶽說他們就是那種把拋棄的孩子帶回家視若珍寶的養大的人,所以一定會支付這筆錢的。李薛嶽將電話放在慧娜的面前,一邊向申子英描述著兩人拿到錢後幸福生活的樣子,並承諾要是員警找上門的話就全部都推到自己身上。申子英妥協了,她狠下心腸說慧娜已經死掉了,李薛嶽要怎麼做自己不想知道,也不想知道結局會變成什麼樣子。躺在箱子裡的慧娜聽到媽媽這麼說,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卻始終沒有流下來。

李昌根通過車牌號找到了鄭振鴻,鄭振鴻說自己是醫生要為患者保密。李昌根告訴她慧娜是秀珍綁架回來的孩子,現在很可能非常危險,鄭振鴻說自己就是想到這樣的情況所以什麼都沒有問,就不是不想因為自己給秀珍帶去麻煩。突然秀珍的電話打了過來,鄭振鴻很快就掛斷了。

申子英將慧娜綁著的照片發給了媽媽,打電話過去要求五億的贖金,說媽媽的女兒偷走了自己的孩子,現在自己也要讓她嘗嘗她當時的滋味,並且還強調要是看不到五億的贖金,慧娜就會死去。媽媽不敢相信天下居然有這樣的母親,可申子英就是鐵了心的這麼要求。媽媽拿著所有的現金東拼西揍,尹珍看不過去質問媽媽為何要為了一個不相干的孩子花費這麼多,現在這種情況就應該報警。媽媽說要是慧娜真的遭遇不測的話秀珍的人生也就崩塌了,自己一定要把慧娜帶到她的身邊。媽媽還威脅尹珍,要是她敢報警的話就將她從家裡踢出去,自己的遺產也不會留給她一分,這讓尹珍很是委屈。

秀珍將慧娜被李薛嶽帶走的消息告訴了鄭振鴻,說當初同事在他的車上安裝了定位裝置,請鄭振鴻去那個地方查看一下。鄭振鴻先趕到了秀珍出車禍的地方和她會和,這時媽媽打來電話告訴秀珍申子英和李薛嶽要求贖金了,要秀珍打起精神來。秀珍以為申子英只是報復自己,想要向確定慧娜的安全。秀珍打電話給申子英,說自己非常痛苦,要求和慧娜對話。最終申子英只好同意通過錄音檔讓秀珍和慧娜對話。

慧娜被李薛嶽帶到了之前的孤兒院,李薛嶽問慧娜知不知道那些死去的孩子和她有什麼共同點,慧娜說自己既不吵現在也不鬧,應該沒有什麼關係,李薛嶽卻說她們當時不被自己媽媽愛的孩子。李薛嶽說自己之所以會殺死倉鼠,就是想要看到慧娜哭泣的樣子,只要看著媽媽因為失去女兒而痛哭,自己就覺得心情變得很好。秀珍和慧娜通過錄音檔對話,慧娜巧妙的將寒號鳥穿插到了對話中,秀珍通過這個判斷慧娜現在很有可能是在孤兒院,加之李薛岳的車兩天之前曾在孤兒院停留,秀珍幾乎確定慧娜就在那裡。

李昌根追蹤監控發現了生母的車,於是查到了理髮店,可是去的時候已經人去樓空。助手問了鄭振鴻的鄰居,得知他的母親已經去世了。這引起了李昌根的懷疑,於是他監控了生母和鄭振鴻的手機,發現鄭振鴻正在往海邊去。李昌根正準備出發的時候,尹珍想不過還是報了警,向警方說明了慧娜被人偷走索要贖金的事情。上級將這件事情告訴李昌根,說事情變得複雜起來,讓他格外小心。就在李昌根去海邊的路上,鄭振鴻的車輛開始移動,李昌根改變主意追著鄭振鴻的車去了。

鄭振鴻帶著秀珍去孤兒院,他不想慧娜和秀珍陷入危險,想要說服秀珍報警。但是秀珍堅持認為慧娜目前對自己充滿信心,覺得自己一定會回去救她的,所以自己不能讓慧娜暴露在危險中。

慧娜和李薛岳談起他的母親,李薛嶽想起自己因為父親執意要和母親離婚,母親將所有的怨氣都發洩到自己身上,即使這樣自己還是深愛著母親。可就在一個早上,母親為他準備了熱氣騰騰的飯菜,然後在自己的衣櫃中自殺了。李薛嶽的眼淚流了下來,慧娜說自己知道李薛嶽當時是怎麼想的,因為申子英因為吃太多藥而昏迷不醒的時候自己就是那麼想的。李薛岳將慧娜關進了地下室,用膠帶纏住她的嘴巴,把她的頭罩在黑色的垃圾袋裡,然後在旁邊撒上汽油。

秀珍和鄭振鴻來到孤兒院,李薛嶽聽到汽車聲也走到窗前。秀珍一步步的踏進屋子裡,李薛嶽就那麼站在她的面前。

 

第12集 

「이재윤의 극적 구출! 손석구에게서 탈출한 이보영X허율」的圖片搜尋結果 

秀珍被李薛岳帶到了關著慧娜的地下室,看到被黑色垃圾袋罩著的慧娜驚恐不已。李薛嶽卻淡定的說慧娜還有呼吸,要秀珍坐下來聊聊。秀珍不敢輕舉妄動,只好任由李薛嶽將自己綁在了椅子上。李薛嶽殘忍的告訴她,慧娜被她們寵愛著覺得自己也是世界上最珍貴的孩子,自己就告訴她,她什麼也不是。秀珍提出只要慧娜安全的坐上車離開,自己馬上打電話讓家人匯錢給他。李薛嶽說自己本想著這麼巨額的一筆錢一定會讓一家人產生內訌,打電話向他求情請求多給些時間或者減少金額,沒想到她們那麼爽快的就同意了。李薛嶽將秀珍的手機狠狠砸碎,說現在也沒有辦法打電話了,秀珍堅持一定還會有其他辦法。李薛嶽說自己知道秀珍要帶著慧娜出國,但是今天誰都走不出去,他定了一個規則,誰哭誰就死,所以他一定要讓秀珍哭出來。

秀珍在下車之前,就將其他可以通往地下室的路線告訴了鄭振鴻,鄭振鴻按照指示找到了通往地下室的通道。李薛嶽坐在秀珍的對面,說起自己第一次殺孩子,他甚至覺得自己解救了孩子的母親,後來他看到那些死了孩子的母親,雖然也會痛苦幾天但是之後就會幸福地生活下去了。慧娜的母親如此,秀珍的母親也是如此才會拋棄了她,孩子和媽媽只能選擇一個的話當然要選擇孩子啊。何況秀珍連生孩子的痛苦都沒有經歷過,怎麼就敢說自己是媽媽呢。李薛嶽將慧娜放了出來,在屋子裡懸掛上一根紅繩,說自己要看著慧娜在秀珍的面前死去,到時候他會讓秀珍知道當母親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情。看著他慢慢的走向慧娜,秀珍突然說自己能看到他母親對他做了什麼。李薛嶽忍無可忍,直接掐住秀珍的脖子。就在這個時候,鄭振鴻從後面將他打暈,帶著秀珍和慧娜逃了出去,秀珍臨走的時候還不忘帶走慧娜的項鍊。

李昌跟和助手順著鄭振鴻車輛的移動軌跡找到了孤兒院,卻發現門窗緊閉根本就進不去,正在這時聽到了屋裡的響聲,於是踹開們就進來了。李薛岳醒來剛好看到員警進來,於是對助手發起了攻擊,李昌根開槍打傷了他。李薛嶽逃回到地下室鎖好門,仿佛又回到了小時候被獨自留在家裡的時候。李薛嶽絕望了,自己點燃了早就已經灑滿的汽油。

員警以協助綁架的罪名緊急逮捕了申子英,申子英第一關注的依然是李薛嶽這讓審問的員警無法理解。員警在路上攔下了鄭振鴻,可是秀珍和慧娜早就在半道上下車了。鄭振鴻告訴他們裡面發生了什麼,說要是沒有秀珍的隱忍和冷靜,慧娜早就已經死了。員警分析了秀珍的逃跑路線,李昌根直覺秀珍會帶著慧娜藏到山上。新聞很快就出來了,媽媽和生母都密切關注著此事的動向,尹珍心裡實在恐慌,只好打電話給賢真詢問秀珍的情況。賢真將事件寫成了新聞稿,發表在了社會新聞的頭版上。

秀珍背著慧娜到了山上的廟裡,主持大師認出了她就是當年離家出走的小姑娘。如今當年的小姑娘已經成為了母親,主持讓她們住在了溫暖的房間裡。慧娜睡在秀珍的懷裡,忍不住的大聲哭了起來,她以為自己真的會死,卻不願意看到秀珍死去,秀珍聽後緊緊的抱住她。大殿之上誦經的主持打開手機,看著慧娜失蹤的新聞出神。

一大早,李昌根帶著助手趕到了廟裡,可主持大師說廟裡從來只留男客。吃飯的時候,李昌根意外的聽到居士說寺廟有一間專門為女客準備的房間,進去一看發現裡面的暖氣還開著,此時,主持已經帶著秀珍和慧娜出去了。李昌根追了上去,在上面只發現了一名女居士。主持說今天是女居士母親的忌日,自己昨晚整夜誦經後今天一早就下山和居士見面了,那間房子是因為是居士的母親曾經住過的房間,所以每到忌日的時候都會打開暖氣一晚上。

申子英被帶往監獄的時候記者們一擁而上,申子英趁機為李薛嶽喊冤,說是媽媽的女兒秀珍帶走了自己的孩子。新聞很快就散播開來,媽媽看到新聞後生氣不已,她叫來載範要召開記者招待會,決定不能任由別人像討論犯人一樣討論自己的女兒。李昌根因為調查沒有進展收到上司的責難,上司明確的告訴他要是拿不出切實的證據,這起案件將被其他調查組接手。

秀珍帶著慧娜登上了一艘遊輪,慧娜高興的牽著秀珍的手,說好像她們真的可以離開了 。這時,員警手中握著慧娜的照片,開始挨個兒的找了過來。

 

第13集

「′웃어요 엄마′ ê·¸ 누구보다 행복한 이보영x허율」的圖片搜尋結果 

慧娜跑去了和一個小男孩玩耍,秀珍幫一對情侶拍照躲過了員警的搜查。賢真的新聞因為報導視角新穎得到了主編的肯定,她提出自己已經掌握了被李薛岳殺死的孩子詳細的地址,決定一探究竟。載范和尹珍的電話都快被打爆了,但是他們都採取了不回應。鄭振鴻來家裡為媽媽診治,叮囑他們這兩天儘量不要看電視。媽媽要賢真最晚明天回來,自己要接受她的採訪進行情況說明。

秀珍帶著慧娜來到了度假山莊,趁著等房間的時候,兩人到林間小路上散步。慧娜高興的替秀珍拍照,可秀珍卻因為現在被員警重重包圍而憂心不已。反而是慧娜貼心的讓秀珍多笑笑,說只有她們玩的開心才不會引起別人懷疑。慧娜說自己以為自己要死的時候很害怕,但是想到外婆和倉鼠好像又沒有那麼可怕了。秀珍告訴她現在兩人還很危險,就算是上船也有可能會分離,那麼這就是他們最後的旅行了,所以自己也無法立即下決心。慧娜的牙齒掉了,秀珍將她包起來說去許願。一直躲在樹後面偷聽的宇均聽到秀珍的話,對最後的旅行起了疑心。秀珍和慧娜的對話被宇均的電話聲打斷,才知道宇均原來是找不到回去的路了。秀珍送宇均回去,兩人孩子在路上有說有笑的攀談起來,慧娜聰明的掩飾了自己的身份,直到宇均的爸爸找來。宇均提出讓慧娜和秀珍坐他們的車一起回去,秀珍拒絕了。慧娜睡著的時候做噩夢了,她夢到了自己被惡狗追趕,被李薛岳虐待,媽媽被死死的掐住了脖子。秀珍將慧娜叫醒,慧娜哭著讓秀珍帶自己逃走,逃到大家都找不到的地方,秀珍心疼的緊緊抱住她。

賢真到拘留所看申子英,申子英責備她寫的好像是秀珍看不過去孩子被自己虐待不得已才帶走了她,賢真沒有和她爭執,說自己接到舉報,李薛嶽並不是第一次虐待孩子,自己已經找到了他之前殺死孩子的資訊了,馬上就要去取證了。李昌根的助手查到了生母的前科,李昌根更加堅信是殺人犯幫助誘拐犯逃跑。申子英要求見李昌根,但是她關心的卻只有李薛嶽,這讓助手都不得不懷疑她是否真的是一名母親。

秀珍出去的時候遇到宇均的爸爸,宇均的爸爸邀請她們晚上一起為宇均慶生,說這是宇均媽媽去世後的第一個生日。晚上,秀珍和宇均的爸爸聊天,宇均的爸爸談起宇均媽媽的死因,說宇均雖然不能再母親的羽翼下長大,但是能感受到母親的愛和勇氣。而宇均趁著大人不注意偷偷告訴慧娜,秀珍很有可能是得了重病就要死去,自己的媽媽也是在說最後的旅行就死去了,要慧娜一定要多多的向媽媽表達愛意。回去的路上,慧娜問秀珍明天他們去哪裡,秀珍說她們不管到哪裡都不會安全,所以自己才小心再小心。

賢真找到了李薛岳的前女友,女友將自己之前錄到的音訊資料交給了她,說自己雖然也知道報導出去就會接受調查,但是這也是唯一一個為死去的孩子還有擁抱未來孩子的贖罪的機會。晚上,秀珍聽說了宇均的媽媽明知自己身患癌症還要堅持生下宇均,鼓起勇氣打電話給聯繫偷渡的大嬸,希望自己能帶慧娜登船離開。

尹珍看著被病魔折磨的媽媽,忍不住的向媽媽道歉,說她不應該因為生氣就報警,她不是真的想讓員警追捕秀珍的。媽媽強打起精神抱住尹珍,說就算是尹珍做了和秀珍一樣的事情,自己也一樣會為她做這些事情,讓她不要將把她提出戶籍的事情放在心上。

晚上,秀珍在收拾東西的時候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生母,那個時候她是不是也是同樣的心情。看著熟睡的慧娜,秀珍寫了一封信給她。早上,秀珍仔細的將慧娜收拾的漂漂亮亮的,鄭重的告訴她他們今天要準備登船離開,但是她們也面臨著在船上被分開或者被員警帶走分開,讓慧娜到時候就看自己寫給她的信。慧娜乖巧的向秀珍表達自己的愛意,樂觀的說他們不會被抓到。

李昌根分析秀珍很有可能從海上離開,於是向所長申請了警力,在沿途設置了諸多的關卡進行盤查搜索。秀珍和慧娜坐著宇均家的車遭遇盤查,慧娜假裝將飲料灑在了身上,秀珍為她擦拭衣服躲過了員警的盤查,卻不想在休息區的時候被宇均父子發現兩人的真實身份。秀珍帶著慧娜想要逃走,可是員警從兩頭包抄了過來,宇均緊緊抓著爸爸的手請求他幫忙,宇均爸爸假裝自己錢包丟了纏住員警,秀珍趁機帶著慧娜離開。

聯繫偷渡的阿姨打電話給生母要求巨額回報,生母同意了,李昌根和助手跟著生母的車到銀行,覺得突然要用一大筆的錢很不尋常。等到了海邊的時候,李昌根發現了從另一輛車下來的慧娜和秀珍。渡船發現員警後掉頭就走,聞訊趕來的員警將秀珍和慧娜團團圍住,秀珍因涉嫌誘拐罪最逮捕,慧娜不得不和秀珍分開。

 

第14集 

 「허율, 이보영에 “엄마, 한번만 더 유괴해주세요” (영상)」的圖片搜尋結果

媽媽堅強的接受了賢真的採訪,對面鏡頭,她承認了秀珍確實是自己的養女,但是慧娜母親說的不是真的,作為從小養尊處優長大的秀珍怎麼會眼饞她的女兒,那是因為秀珍一直停在八歲的時候,她覺得慧娜就是八歲時候的自己,女人之所以成為母親,是要為兒女奉獻自己的一切,秀珍做到了。秀珍被捕之後沒有反抗,對於她偽造了孩子死亡並帶走慧娜的行為供認不諱。但是對於這麼做的意圖卻隻字不提,只是拜託李昌根將慧娜的書包帶給她。律師來看守所看她,說只要他們好好準備還是有被判無罪的機會,但是秀珍堅持要自己不要辯護,否則就辭退律師。

慧娜被送到了福利院,她只承認自己是允福而不是慧娜,院長說名字是一個人最珍貴的存在,慧娜也就很快的接受了自己是慧娜的事實。慧娜在廁所打開秀珍寫給她的信,秀珍已經將未來會發生的一切都告訴了她,也教給了她對策。慧娜看完信小心翼翼的放到自己的衣兜裡,就像沒事人一樣走了出來,她堅信就算所有人都叫自己慧娜,她一定在秀珍的心中是獨一無二的允福。以後的日子裡,慧娜謹記著秀珍的囑咐,將自己表現的就像個正常的孩子一樣,只是在晚上的時候,她經常會睡不著覺,然後跑起來讀書,寫日記。

李昌根因為抓住了秀珍而被上司大贊,上司讓他趕緊將案件移交給檢察院,可李昌根還是想知道為什麼秀珍要帶走慧娜。上司召開了記者招待會,記者們對秀珍窮追不捨,秀珍默默的承受著一言不發。媽媽和生母看到新聞後非常的揪心,好在因為媽媽的採訪報導,輿論還不算一邊倒。

申子英在和律師的見面中提出自己要奪回慧娜,外面的人都說自己是為了一個男人而放棄女兒,可自己只是害怕自己和女兒被丟下而已。這樣的視角,律師也只有答應暫時一試。在之後的庭審上 ,申子英對於大家指責她虐待慧娜和李薛岳虐殺兒童的事情堅決不承認,面對拖著孱弱病體上庭揭露她和李薛嶽合謀綁架慧娜要求巨額贖金的事情,她更是顛倒黑白說自己為了從來都不是錢,只是為了讓他們嘗到自己孩子被偷走的痛苦。媽媽氣得不行在暈倒在了現場,賢真沖了上去,申子英一眼就認出了她。庭審被迫中止,面對如山的鐵證,申子英和律師都宣稱秀珍利用家人改變了輿論的方向為自己脫罪,而什麼都沒有的申子英卻子孩子被偷走的時候還要忍受著被人說成是綁架犯。

鄭振鴻到看守所去看望秀珍,秀珍還是堅持自己不辯護,她覺得這是自己罪有應得。鄭振鴻告訴她媽媽的病情已經穩定了,勸她一定要振作起來,秀珍說自己太累了,這種累是鄭振鴻所不能理解的。

李昌根到福利院看望慧娜,院長告訴她雖然慧娜表現的和其他孩子一樣,但是她把所有的痛苦都關在心裡,不知道如何表達出來。李昌根將書包帶給慧娜,說自己就是抓走秀珍的人,自己這麼做只是為了找到她而已。慧娜問他是否秀珍馬上就要進監獄了,李昌根說審判的時候會考慮到很多的因素,比如秀珍是在什麼情況下帶走慧娜的,是因為慧娜的情況糟糕到了馬上就要死的時候還是只是稍微有一點生病,這些都會成為審判的關鍵,慧娜聽後若有所思。

秀珍的案件移交到了檢察院,在庭審現場,面對檢察官的咄咄逼人,秀珍還是保持著緘默。法官看不過去將律師叫上去詢問,律師只得將秀珍的意思轉達給法官。所有到場的證人都試圖證明秀珍是出於好意才帶走慧娜的,李昌根說自己在追捕她們的過程中,所有的人都覺得秀珍和慧娜是真的母女,如果這種假設關係成立的話,那麼秀珍就像母親一樣承受著自己人生的巨大損失以必死的決心保護慧娜不受傷害,那麼所有行為也就可以理解了。庭審結束後,李昌根將慧娜帶給秀珍的咖啡給她,看著上面慧娜的筆跡,一直強忍著的秀珍嚎啕大哭。

賢真因為被爆出利用自己記者的影響力左右員警的調查和輿論走向,不得不辭去心愛的記者工作,但她始終認為自己是公正客觀的將事件報導了出來。主編對賢真痛心疾首,賢真淡定的向主編告別,自己躲在車庫裡給載範打電話哭訴。

在申子英的第二次庭審現場,檢察院現場連線了慧娜,慧娜將自己被李薛嶽欺負,然後媽媽明知衣著單薄的自己在室外會死還是把自己裝進垃圾袋就離開了的事情告訴了大家,現場一片譁然。法官當場判處申子英有期徒刑7年,檢察機關對她實行綁架的罪名予以加訴。聽到這個結果後大家都高興不已,媽媽終於長歎一口氣,只要申子英的罪行成立,那麼秀珍的處境就會好很多。

生母到看守所看望秀珍,讓她一定要振作起來,只有這樣才有機會和慧娜重逢,也只有這樣才能以後在面對慧娜的時候能夠堂堂正正。在第二次的庭審現場,秀珍主動說起了自己的童年,說其實自己就是慧娜,所以才會帶著慧娜不顧一切的逃跑,就算再有一次,自己也不後悔當時的選擇。所有的人都被秀珍打動了,秀珍背叛有期徒刑一年,緩刑兩年。得知秀珍不用坐牢之後,慧娜的心情開始期待起來。

秀珍到醫院看望媽媽,大家都讓她回家去休息。秀珍回家後看著窗臺上拜訪的俄羅斯套娃和慧娜送給自己的咖啡,再也控制不住哭了起來。樓下的座機響了幾聲,但是很快就掛斷了。第二天晚上,秀珍剛回到家就聽到座機在響,接起來一聽就慧娜的聲音。慧娜在電話那頭說著自己的生活,快結束的時候問秀珍生母時候去接自己,秀珍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可是眼淚卻怎麼也控制不住。

 

第15集

 ã€Œì´ë³´ì˜x허율 애틋한 약속,′언젠간 우리 만나게 될 거야′」的圖片搜尋結果

媽媽從醫院搬回了家裡,尹珍得知媽媽不願繼續接受治療傷心不已,媽媽告訴她自己只是希望在熟悉和感覺溫暖的地方離開這個世界。媽媽讓秀珍等她去世後就去找自己的親生母親,原以為自己給了秀珍很多的愛可以讓她對自己敞開心扉,但是好像終究沒有做到。媽媽讓她活的就像從來沒有被拋棄過一樣,秀珍哭著說自己從來就沒有一天不把她當做自己的媽媽,所以才敢和她撒嬌任性,希望媽媽給自己機會彌補。

慧娜自從和秀珍通話之後一直計畫著逃跑,她用秀珍教她的方法記錄下周圍發生的事情,趁著老師講解地理知識的時候要來了地圖,在老師的電腦上查詢了票價開始攢錢,在黑夜的時候打理好行李。趁著老師帶大家出去看電影的時候,慧娜順利的逃脫了。她在火車站買到了票,獨自坐上去首爾的車找秀珍去了。

秀珍在花園栽花的時候意外的發現了一個鐵盒子,這時賢真過來說媽媽在找她。賢真想替秀珍完成未完的工作,不小心將盒子挖了起來,意外的發現裡面是尹珍的收養資料。賢真將盒子拿回房間,將裡面的錄影帶播放出來,意外的發現了尹珍也是媽媽領養的孩子,因為秀珍不願意尹珍長大後有和自己一樣的傷痛,所以和媽媽商量以後都說是媽媽的親生女兒。尹珍來叫賢真吃飯意外的發現了自己的真實身份,於是跑到媽媽的房間質問。秀珍一再向尹珍道歉,媽媽說尹珍是自己從頭到尾養大的孩子,自己都差點忘記了尹珍是領養的事實。尹珍無法接受,哭著跑了出去。晚上,尹珍看著自己熟睡的雙胞胎,突然就明白了媽媽和秀珍的苦心。第二天,尹珍照常給媽媽做飯,媽媽尹珍人生中的每一次自己都參與了,這些是秀珍不曾給自己的體會。尹珍和媽媽抱在一起,母女兩重歸於好。

媽媽將賢真也叫了進去,賢真早就猜到了自己可能也是領養來的,說自己在媽媽和姐姐的愛護下長大,一點都不好奇親生父母是誰。媽媽剛說出這個家是因為載範的幫忙才能有條不紊的運轉,賢真就打斷了她沖了出去。載范得知媽媽將賢真叫進去之後就緊張不已,他不知道賢真得知自己就是她的父親後作何感想,只好央求秀珍去幫幫他。秀珍告訴賢真將她一起養是大家的主意,所有的人都很愛她。賢真說自己做不到馬上稱呼載范為爸爸,所以希望秀珍告訴他暫時就像以前那樣相處。

下午,秀珍和媽媽坐在秋千架上,媽媽讓她一定答應自己去和鄭振鴻約會,因為媽媽約了生母,她想要在自己死之前整理好關係,不想秀珍在旁邊為難。生母來到家裡,媽媽說自己會把秀珍還給她,生母說自己當初會出現在這附近是因為無處可去,自己看到秀珍被養育的很好從來沒有想過要將秀珍帶走。生母將秀珍小時候的衣服和照片送給媽媽,媽媽撫摸著他們仿佛擁有了秀珍的全部時光。晚上,所有的人聚在一起吃飯,媽媽看著大家高興的樣子也十分的開心。秀珍送媽媽回房間,哭著向媽媽道歉,請求媽媽給自己多一點的時間相處,媽媽卻說已經將自己和秀珍的回憶打包好了。

慧娜按照記憶中的錄影終於找到了家裡,秀珍看到慧娜後兩人抱頭痛哭。看著慧娜重新和雙胞胎玩耍,秀珍突然害怕了起來。晚上,慧娜告訴秀珍自己要去集體家庭生活了,擔心自己會做不好。秀珍哭著告訴慧娜,就算是去了集體家庭生活,真正相愛的人就算分開也能感受在彼此的身邊,要慧娜好好的感受自己對她的愛,一定要相信兩人一定會有重逢的一天。

慧娜趁著秀珍睡著的時候去找了媽媽,媽媽此時跌坐在地上。慧娜將媽媽扶到床上,和媽媽躺著床上聊天。媽媽的神志已經越來越不清楚了,慧娜跑回房間將一個小的俄羅斯套娃塞到了她的手中,說這是8-10歲的媽媽。就這樣,在慧娜的陪伴下,媽媽的生命走到了盡頭,徹底的和這個世界告別了。

 

第16集

 ã€Œë°”라보기만 해도 행복해지는 ′진짜 모녀′ 이보영x허율」的圖片搜尋結果

早上,秀珍看到媽媽安詳的面容傷心不已,於是將慧娜抱回了自己的床上。慧娜醒來後看到所有的人都很傷心,於是將媽媽送給自己的幸運項鍊解了下來戴到了媽媽的脖子上,說現在媽媽播自己更需要幸運,同時也用這種方式向媽媽告別。大家看到慧娜懂事的樣子,心中的傷痛更加深重了。喪禮上,雙胞胎儼然已經將慧娜當成了自己的姐姐,按照慧娜的方式給外婆寫信,寄託自己的哀思。

喪禮結束後,秀珍要帶著慧娜回到兒童保護所。慧娜不想這麼快就和秀珍分開,於是秀珍帶著她去看望了克拉拉老師。克拉拉老師已經認不出她們了,慧娜又和老師玩起了詞語接龍的遊戲,仿佛大家又回到了當初的時候。秀珍推著克拉拉老師出去散步,可是再怎麼提示老師都想不起自己是誰。慧娜聽著秀珍和克拉拉老師說自己,心中明白她們分別的時候是不可避免了。回保護所的車上,慧娜一直擔心秀珍就像克拉拉老師那樣吧自己忘記了,要是在路上擦肩而過卻認不出彼此怎麼辦。秀珍承諾不管生髮任何事情,自己一定會將慧娜認出來的。慧娜將自己記錄的筆記本送給秀珍,說只要秀珍拿著筆記本便不會忘記自己。秀珍告訴慧娜,候鳥之所以不會迷路是因為有天上的星座作為指引,所以自己絕對不會忘記她的。兩人到了保護所外面,慧娜揚起明媚的笑臉和秀珍告別,轉身飛快的跑了進去。

所有的人過上了新的生活,尹珍秉承媽媽的遺志收養了很多的孤兒,載范開了一家日料店,賢真完成了自己作為獨立記者的著作《兒童虐待之後》,並將它獻給父親載范。賢真找到尹珍,說自己去取材的時候發現慧娜過的並不開心,姐妹兩看著慧娜無精打采的視頻,都很由於要不要告訴秀珍。秀珍給小朋友講述候鳥的知識,接到了之前研究所前輩發來的郵件,說等她緩行結束就可以老研究所工作,讓她不要輕易的放棄這次的機會。秀珍去海邊,鄭振鴻在生母的理髮店理髮,秀珍將自己得到工作的事情告訴鄭振鴻,鄭振鴻說自己看到秀珍的第一眼就像看到一隻珍貴的鳥,雖然很可惜自己不能和秀珍在一起,但還是希望秀珍可以竭盡全力的變得幸福。秀珍說比起幸福,自己和慧娜度過的每一秒痛苦的日子,都比全部的幸福來得珍貴。生母也很擔心秀珍能不能離開慧娜去很遠的毒販,秀珍決定就算只有一次,自己也必須親眼確認到慧娜過的很好。

秀珍悄悄的來到慧娜的學校,發現以前很活潑的慧娜鬱鬱寡歡。慧娜集體家庭的老師將慧娜送到了一對夫婦的車上,這讓秀珍決定問個清楚。集體家庭的老師一眼就認出了秀珍,說慧娜過的很好。老師說自己在給慧娜找收養的家庭,因為慧娜是在太乖了,一點都不像其他的孩子那樣有孩子的樣子,所以自己要將慧娜送到有愛的家庭裡,說那些人比秀珍準備的更為充分,讓秀珍不要在接近慧娜。

慧娜被收養的父母帶到了高級餐廳,面對熱情的叔叔阿姨和琳琅滿目的美食,慧娜只是象徵性的嘗了一點。回去之後,剛一下車慧娜就忍不住的嘔吐了起來。晚上,慧娜將秀珍的照片和鑰匙裝進了一個小木箱子,趁著黑夜將它們埋在了地下。回去之後,慧娜跑到廚房吃飯被老師發現。老師帶著慧娜去看醫生,醫生說慧娜這是在用生命抗議,自己不願意被收養,或者是在等著自己的媽媽來接她。老師心疼的摟著慧娜,更加堅定了要將她送到很有愛的家庭中去。

秀珍回到家將慧娜的情況告訴大家,說自己準備收養慧娜。雖然大家都已經預料到了作為誘拐犯收養兒童會遭到很大的阻力,但是大家都表示一定會幫忙的。秀珍找來的律師分析現狀,律師說只要獲得現在養育慧娜的媽媽同意,那就會容易很多。秀珍再次去找到了集體家庭的老師,甚至不惜向她下跪,可老師還是不願意接受秀珍的提議。秀珍說被稱為一次媽媽的人是不能忘記自己的孩子的,孩子也不能和媽媽分開。自己也是被領養長大的,能夠理解孩子對媽媽的而感情,要是慧娜真的不想自己,就不會獨自坐車到首爾來找自己,希望老師能夠同意自己收養慧娜。

慧娜被即將領養的父母接到家裡住,在車上的時候,阿姨一再的表示自己會對慧娜很好的,但是慧娜抽回了自己的手,而是將一張紙條遞給她。阿姨將慧娜送回了集體家庭,將紙條拿著老師看,發現慧娜寫著讓人不要領養走自己,自己的媽媽回來接她的。老師震驚不已,問是不是將秀珍媽媽會來接她,慧娜聽到秀珍的名字後大哭了起來。晚上,老師翻看著賢真寫的報導,看到秀珍描述關於要帶走慧娜的初衷,老師的心融化了。

秀珍接到老師同意她收養慧娜的電話後高興不已,秀珍去接她的時候,一直不說話的慧娜突然叫了老師媽媽,這讓老師感動不已。慧娜帶著秀珍將之前埋起來的盒子重新挖了起來,說當時以為自己再也見不到秀珍了。在大家的精心準備和努力下,家庭法院終於同意了秀珍的請求,慧娜正式成為秀珍的女兒。

秀珍帶著慧娜再次來到海邊,兩人嬉戲追逐,看著候鳥從海面上飛過。慧娜說自己現在覺得不去冰島也沒有關係,只要在秀珍的身邊,自己覺得已經在冰島了。慧娜還想寫信給之前的自己,讓她不要哭,一定能幸福起來的。慧娜主動抱著秀珍,秀珍明白,在幫助和治癒慧娜的過程中,其實自己也治癒了,有慧娜在自己的身邊,自己真的也很幸福。所以從來不管自己的媽媽是誰,只要記住世上所有的母親都希望自己的子女快樂幸福,並且會為之去做一切的努力。那些毫無保留將愛全部奉獻給孩子的人,都是偉大的母親。

 

圖文轉載自官網&百度百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bella 的頭像
sabella

韓劇部屋

sab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