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Radio Romance 分集劇情~1-16集完結

簡介:廣播羅曼史 人物介紹+劇情簡介

新聞:<Radio Romance>新聞專區

OSTRadio Romance OST

 (1-4) (5-8) (9-12) (13-16集完結)

 

第1集

「라디오 로맨스 - 윤두준, 어릴적 김소현 모습 떠올려!.20180129」的圖片搜尋結果

 

 

「라디오 로맨스 - 윤두준, 어릴적 김소현 모습 떠올려!.20180129」的圖片搜尋結果

傍晚,每一個剛剛結束工作,疲憊地走在熙熙攘攘的人,都會開啟手機,實時地偵聽一家名為幸福的六點鐘電台,電台廣播的人正用著十分感性的聲線為大家講述著有關初戀的主題。然而所有人並不知道的是,電台內卻早已經亂成一鍋粥,坐在電台前的人並不是人氣MC minu,而是助理宋可林,網上的時事評論紛紛發難,要求minu出現主持電台,助理們不停打電話催促,卻始終不見minu的訊息,正當大家不知所措時,宋可林接到了minu電話,宋可林興奮地接了起來,然而所有人並沒有想到,minu醉醺醺地沖著電話大喊,要結束電台,並接二連三的說著髒話,這一次放送無可挽回地變成了事故。

主任大發雷霆,嚴厲的斥責了宋可林在內的所有制作團隊,宋可林無奈之下,向主任保證一定在明天播送之前找到minu回到電台。宋可林在酒店包房找到正在花天酒地的minu,制作好炸彈酒哄他開心,暫時穩定了minu的情緒後,走出包間,在電梯間打電話向王作家彙報情況,此時,當紅明星池秀昊正結束電視劇《雨正在下》電視劇的發布會,和導演與演員一同坐電梯下樓,開門時,池秀昊看到了正在打電話的宋可林,暗自吃驚不已,在電梯門將要關上時,又再一次按下按鈕開啟門仔細看了一遍,才不舍地關上。

池秀昊和父母一起在酒店慶祝完生日後,正要走進電梯,卻看到了扶著minu的宋可林,池秀昊面無表情的走進電梯,宋可林見到明星,知道他十分大牌,卻還是想要試著邀請他參加電台節目,正要說話,minu倒在了宋可林的胸上,宋可林感到十分尷尬,突然,池秀昊伸出手,將minu從宋可林身上推開,宋可林這才找到機會,想要與池秀昊借機套近乎,池秀昊面帶微笑,暗中嘲諷作家和DJ一同進出酒店,說罷便走出電梯,偷偷笑著,留下呆滯的宋可林。

宋可林回到家,和外號為龍卷風與旱災的助理作家們一起喝酒吐槽池秀昊,龍卷風告訴宋可林,自己聽過小道訊息,池秀昊被人人羨慕的完美家庭,只是他們為了自己聲譽的一種作秀而已,被譽為好男人的父親池允錫,在外界一直與母親南珠霞十分恩愛,但私下卻各種與年輕女人開房私會,而一直以慈善正能量標榜的母親南珠霞,背後卻是與父親貌合神離,鍾愛大牌的奢侈太太。兩人聽後難以相信,而這個傳言卻提醒宋可林想起四年前在JH公司慈善派對上,池秀昊無緣無故絆倒自己揚長而去的事情,結合賢在發生的事情,宋可林十分不解。

晚上,池秀昊來到酒店門口,經紀人金室長正在等待著他,池秀昊微笑中透著一絲冷漠,自己開著車揚長而去。半夜,池秀昊夢見自己進入了曾經拍攝電影的話畫面,自己在巷子裡被人追殺扼住脖子,卻沒有人喊停,池秀昊從夢中驚醒。宋可林回到電台,看到大家正愁眉苦臉,同事們開啟電腦,看到minu將要離開韓國的新聞,宋可林急忙開車趕到機場,想要抓minu回來,而minu說出了實話,如今已經沒有明星願意再參加電台了,在粉絲們的包圍中,minu還是坐上了飛機。

宋可林懊惱的回到電台,默默收拾東西離開公司,回到家,母親摸索著廚房,和宋可林一起喝酒談心,當年,母親為了年幼的宋可林,自願捐出眼角膜變成盲人,從此以後,女兒變成了母親的眼睛,而母親卻從未後悔。早上,宋可林在家中睡懶覺,突然接到電話,宋可林聽到訊息立即趕到電台,找到剛才與她通話的李江PD,李江PD是電台的傳奇人物,也是宋可林入行時的前輩,李江告訴宋可林,如果能邀請池秀昊到電台做節目,就讓宋可林加入自己的節目。

宋可林查閱完池秀昊所有的資料後,帶著池秀昊最喜歡的吃的來到劇組賄賂,卻被池秀昊冷眼拒絕,真剛宋可林想要放棄時,無意間聽到導演們的談話,劇組缺一位能入水的女主角替身,宋可林自告奮勇,化好妝一遍一遍栽入冰冷的水中,池秀昊在車中無心翻閱劇本,而是呆呆地看著宋可林,最後一次入水時,宋可林的腳腕受傷,在水中帶了好久沒有出來,池秀昊有些擔心,正要上前,宋可林突然爬出,望著池秀昊,池秀昊突然發現,宋可林像極了那個小時候看到的那個與小朋友在草地上奔跑的那個天真爛漫的女孩。

 

 

第2集

「라디오 로맨스 - 윤두준, ‘넌 내 아들이 아니야‘ 어릴적 ‘트라우마‘.20180130」的圖片搜尋結果

「라디오 로맨스 - 윤두준, ‘넌 내 아들이 아니야‘ 어릴적 ‘트라우마‘.20180130」的圖片搜尋結果

宋可林渾身溼漉漉地爬回岸中,看見池秀昊呆呆地望著她,宋可林沒有理會,拖著扭傷的雙腳一步步離開了劇組。晚上,宋可林疼痛難忍,坐在路邊。池秀昊突然出現,要送宋可林回家,但是自己不會加入電台節目,宋可林不想欠池秀昊人情,正要起身離開,池秀昊攔腰抱住了宋可林,硬塞進車中。宋可林十分不解,以為池秀昊與她有什麼過節,一路上,無論宋可林如何發問,池秀昊都默不作聲,一路開回了宋可林家中,宋可林十分驚奇,池秀昊怎麼會知道自己家的,池秀昊並沒有解譯,看到宋可林下車後便匆匆離開。

金室長在池秀昊家門前焦急等待著,看到池秀昊回來,金室長大發雷霆,池秀昊依舊帶著笑容冷言冷語,突然門鈴響起,門外一個男人十分親暱的叫池秀昊開門,金室長正要打發走,卻被池秀昊放了進來,此人正是池秀昊的好友,醫生jason,Jason搬著行李進來,因為池秀昊遲遲不來接受心理咨詢,所以決定要一起住。第二天,金室長將昨晚的情況盡數彙報給母親南珠霞,南珠霞正要教訓金室長,手機發來資訊,察看陳泰梨,南珠霞讓金室長先出去,自己開啟了短信,陳泰梨詢問南珠霞什麼時候能履行有關池秀昊的契約,自己現在正與記者一起。

而此時的明星陳泰梨並沒有如同短信說的那樣,而是在美容院中做頭髮,理髮師不小心用力過度,將陳泰梨的頭髮拽疼,陳泰梨忍無可忍,質問當初給自己做的崔老師在哪,為什麼給自己分了一個新手,正說著,崔老師正送一位當紅後輩女演員離開,陳泰梨恍然大悟,叫住後輩想要一展前輩的威嚴,卻被後輩嗤之以鼻,陳泰梨追了上去,威脅後輩如果不打招呼就揪住住她的頭髮鬧到報紙上,後輩無可奈何只好低頭鞠躬。池秀昊回到公司,母親拿出拍攝紀錄片的行程,告訴池秀昊最近公司決定要聯合導演拍攝一部有關自己家庭的紀錄片,池秀昊拒絕配合,正要起身離開,母親叫住池秀昊,拿出一條圍巾,戴在池秀昊脖子上,告訴池秀昊,過幾天就是兒子的生日,既然是她的兒子,他的所有一切出了問題,對她來說都是一種損失。池秀昊拆下圍巾扔在地上,依舊拒絕。

晚上池秀昊難以入眠,滿腦子都是自己兒時的回憶,小時候的一次生日,母親微笑著拿出一條一模一樣的圍巾戴在自己身上,告訴池秀昊一個難以接受的事實,其實自己並非她的兒子,所以他的一切對母親來說並沒有什麼損失,因此要好好表現,與現在的話截然相反,卻是同樣的傷害。池秀昊起身找Jason拿安眠藥,Jason告訴池秀昊,只要他能有一次大聲哭出來,不再演戲一樣強顏歡笑,就立即開藥給他。宋可林在老DJ那裡獲得靈感,決定誠心誠意的與池秀昊談一次,於是宋可林來到JH公司與前景想要預約時間,恰巧池秀昊走出公司,看到宋可林後,直接將宋可林拉出公司,坐在宋可林的車上,讓她送自己回家,宋可林為了機會只好聽從,路上,宋可林拿出平板,想要讓池秀昊看一下自己準備的東西,告訴池秀昊,自己雖然片約不斷,卻一直在攝像機的監視之下,電台節目可以讓他逃離攝像機,用真心面對大眾,池秀昊沉默不語,直到回家,宋可林追了上去,再一次要求,池秀昊不知為何突然發火,告訴宋可林,自己不會去一個區區電台做節目,區區二字卻激怒了宋可林,更加堅定了宋可林說服池秀昊的心,想要然池秀昊見識到,什麼是真正的電台。

來到片場拍戲,Jason也跟了過去,休息時,池秀昊無意間聽到其他演員和工作人員提起宋可林,想要讓她參加聚餐,使勁灌酒借此拿她取樂,池秀昊沒有說話,卻隱隱有些擔心。

宋可林得知聚餐的訊息之後,買著滿滿兩袋燒酒和禮物來到酒店,宋可林用自己熟練的調制炸彈酒的技朮,很快取得了劇組所有人的歡心,卻遲遲不見池秀昊到來。酒過三巡,宋可林不勝酒力,倒在酒店的走廊。清晨,宋可林在一張陌生的大床上醒來,感到莫名其妙,回憶起昨晚,宋可林醉倒之後,演員吳鎮修過來正要攙扶著自己,眼前突然出現一個模糊的身影攔住了兩人,像極了池秀昊,原來,昨晚池秀昊帶著醉酒的宋可林回家。正當宋可林雲裡霧裡的時候,母親突然來到池秀昊家中。強行指令池秀昊拍攝紀錄片,來到家中,母親看到衣衫不整的宋可林,讓池秀昊作出解譯,池秀昊不以為然,告訴母親,自己已經要簽約電台節目了,母親輕蔑地看著宋可林,明嘲暗諷作家不擇手段邀請嘉賓,說罷便氣沖沖地離開了,宋可林感到被侮辱,責問池秀昊母親的話是什麼意思,池秀昊沒有解譯,立即同意了宋可林的邀請,再有多問就讓她離開,宋可林頭也不回地走了。

回到臥室,池秀昊看到宋可林給他的平板,開啟之後,宋可林將自己的工作室,每天蹲守的電台,從小到大寄出去的明信片全部錄了下來,十分誠心誠意地邀請池秀昊來到電台,看一看電台的世界。池秀昊看完後,立即跑出門。

宋可林回到電台,立即被主人叫了過去,在門外,宋可林聽到主任與李江的爭吵,極力反對她做主作家,前輩羅作家將宋可林叫了出去,讓她不要痴心妄想,池秀昊不可能會來,話音剛落,池秀昊突然出現,向所有人宣布參加電台,拉著宋可林離開了眾目睽睽之下。

 

第3集

走到一半,宋可林停了下來,質問池秀昊剛才的和話是什麼意思,池秀昊卻反問宋可林,剛才被罵的狗血淋頭,難道自己一點自尊心都沒有嗎,宋可林再一次被池秀昊的話傷害,生氣地走開,買了幾瓶啤酒正要走出電台,看到池秀昊仍然站在那裡,宋可林在池秀昊面前開了幾瓶啤酒喝了下去,告訴池秀昊,自己為了請他做節目,在各種地方丟人現眼,現在自己在電台,依舊丟臉,宋可林讓池秀昊離開,不要再讓自己難堪,池秀昊看著宋可林淚汪汪的眼睛,突然告訴宋可林,如果可以讓她不哭的話,他立即答應參與電台。

第二天,宋可林帶著合同,半信半疑的來到池秀昊家中商議,然而池秀昊卻拿出自己擬好的一份合同交給宋可林,上面注明,所有電台節目要提前錄制,而且隨時可以走人,最重要的一點,宋可林一定要聽從池秀昊所有指令,宋可林感到十分為難,與池秀昊約定與主任商議之後再做決定,但苦於池秀昊從不用手機,不知道該如何聯繫,Jason突然下樓,告訴宋可林自己手機的電話,宋可林離開後,Jason興奮地看著怒視著自己的池秀昊,向來面無表情或者微笑示人的池秀昊,第一次有了憤怒的情緒。

宋可林回到電台,看到李江正在等待著她,還沒等宋可林將池秀昊的條件說出來,李江便全部猜到,李江十分淡定,告訴宋可林放心簽字,自己和主任商議,讓羅作家與承熙PD一組,自己與宋可林一組取消日日制電台放鬆,兩組進行電台對決,,這樣才能精心準備出好的電台節目,主任考慮之後,同意了李江的提議。宋可林聯繫到Jason,讓池秀昊到電台與作家們進行節目錄制商議。陳泰梨來到南珠霞的辦公室,提出要參加池秀昊電台節目的要求,並威脅道,如果反對,就將自己看到池秀昊父親與其他女演員一起吃飯買衣服的事情爆出,南珠霞沒有辦法,只好答應。陳泰梨離開辦公室,迎面看到池秀昊和金室長走來,等到池秀昊走後,陳泰梨叫住金室長有事情要求。

池秀昊如約來到電台,宋可林帶著池秀昊來到主任辦公室進行商議,但池秀昊只準與宋可林一人進行合約的商議,宋可林帶著池秀昊來到老舊的檔案室,池秀昊指令宋可林提前一周將電台節目的企劃書與稿子交給自己,完全違背了電台節目的流程,宋可林想要反駁,但礙於合約,只好答應了池秀昊的要求。李江突然闖進來,與池秀昊十分熱情地握手,池秀昊帶著微笑掙脫,李江突然攬過宋可林的肩膀邀請池秀昊周末一起吃飯商議電台的事情,池秀昊看著李江的手微微變了臉色,但立即微笑著拒絕了要求。離開時,宋可林追了出來,十分真誠的感謝池秀昊加入,並承諾一定要將節目做好,看著宋可林離開的背影,池秀昊暗暗露出了一絲笑容。

宋可林正在家中準備電台的材料,突然接到南珠霞的電話,來到JH與她見面,南珠霞拿出自己準備的合同,讓宋可林過目後簽字,裡面明確規定必須將稿件與節目嘉賓與流程交給公司過目,池秀昊突然闖進來,看完合同之後,告訴兩人所有東西只能告訴自己,南珠霞再次刁難宋可林,無法與電台內的作家發生任何緋聞,宋可林欣然答應,她告訴南珠霞,自己與池秀昊天差地別,是絕對不會愛上他的,池秀昊看著如此堅定的宋可林,心中十分不快。

李江下班後來到宋可林的家要求一起入住,李江讓宋可林打電話詢問池秀昊今天是否有空一起出來開會,池秀昊原本拒絕,李江接過電話,指責池秀昊業余,一直與作家們不交流,無法保證池秀昊搞砸節目會有什麼後果,強硬的態度激怒了池秀昊,深夜,池秀昊開車來到李江和宋可林所在的飯店,兩人對峙起來。

 

 

第4集

池秀昊揚言不肯與李江合作,想要結束,兩人四目相對許久,李江突然大笑,喊了一聲合格,告訴池秀昊,剛才只是在試探他的喜怒哀樂,原來池秀昊也是一個有著多面情緒的人。氣氛逐漸緩和了下來,一旁的宋可林看到兩人水火不容,郁悶地喝起了酒,李江看到宋可林端起酒杯,質問她一會還要和他上撰寫探討,於是奪過酒杯直接喝了下去,池秀昊在一旁看呆了,心中隱隱有些不快。李江看出了些什麼,順勢告訴池秀昊,撰寫探討要三人一起做,否則自己只能和宋可林兩人單獨一起,池秀昊聽後立即答應了下來和電台組一起做兩天一夜的企劃會議。三人吃完飯後,李江走出飯店,指了指旁邊的房子,告訴池秀昊自己住在二樓,宋可林住在一樓,這讓池秀昊更加不爽,宋可林目送池秀昊上車,池秀昊沒好氣的走了。

南珠霞與池允勤一起出席品牌現行,兩人在記者面前合影時,南珠霞無意間看到了門外陳泰梨和記者正在密切商量著什麼,便向金室長試了一個眼色上前打斷兩人的對話,陳泰梨微微一笑,直到南珠霞心虛,於是趁南珠霞一人在記者前拍照時,沖上前拿過南珠霞的包,假裝親密的一起合影,陳泰梨趁機告訴南珠霞,如果再不讓自己與池秀昊一起合作,就將所有事情全部透露給記者。第二天一早,池秀昊與Jason一起,坐上宋可林的車,來到了所謂兩天一夜企劃會議的地方,原來是讓池秀昊與電台團隊一起,坐上船到十分偏遠的鄉村度過兩天一夜,船上,池秀昊一人十分不爽的站在船外,看著宋可林關切的給暈船的李江扎針。幾個人除卻池秀昊,都其樂融融地玩在一起,經過長途跋涉,終於來到了一家鄉村的民宿。宋可林收拾行李時,發現自己的筆記型電腦落在了船上,宋可林找到開著拖拉機出門的老大爺搭順風車,正要坐上去,池秀昊跟了上來,一同上了車,宋可林難以置信,池秀昊告訴宋可林,筆記型電腦是在宋可林為李江扎針的時候落在了船外的長椅上,池秀昊並不是為了和宋可林一起搜尋,而是想要直接回家。

宋可林來到碼頭找到筆記型電腦,而池秀昊想要回家的船已經停開,無奈之下只好和宋可林一起等待回去的公交車,看到宋可林十分興奮地抱著筆記型電腦,池秀昊漫不經心的詢問宋可林為什麼這麼寶貝這個電腦,宋可林告訴池秀昊,筆記型電腦中自己為池秀昊辛辛苦苦編輯的原稿,對她來說十分重要。兩人上車後,池秀昊看著望向窗外甜甜的笑著的宋可林,像極了小時候,那個帶著耳機,在同樣的位置望著窗外微笑著的女孩,那個時候,自己也在那個位置,看著女孩微笑著,女孩漸漸地困倦了,身體搖搖晃晃,池秀昊擔心女孩摔倒,坐在了旁邊,女孩的頭便靠在池秀昊的肩上。

宋可林看著越來越荒涼的路,詢問司機距離目的地還有多久,司機告訴他,這是反方向的車。池秀昊在周圍搜尋能夠安頓的房屋,一個老頭突然出現,下了池秀昊一跳,老頭眼淚汪汪地看著池秀昊,將兩人帶回了自己家中,池秀昊來到屋中,看著房內老頭與長相和自己十分相像的兒子的合影,才明白原來老頭將自己當成了自己的兒子。走出來,想要和宋可林立即離開。老頭準備好晚餐看到兩人要走,哭喊著將兩人拉近房間吃飯,池秀昊不想讓老人失望,和宋可林留了下來。

深夜,老人拿出一沓厚厚的明信片,交給池秀昊,這些年來,為了搜尋失蹤的兒子,老人不斷給電台寫信,如今終於實現了願望。老人讓池秀昊讀完郵件,池秀昊安撫下老人後離開房間,看到宋可林在門外裹著被子正在打字,池秀昊擔心宋可林會感冒,宋可林沒有在意,讓池秀昊坐過來,自己將寫好的原稿交給池秀昊看,宋可林欣慰地看著天空,能有自己的DJ閱讀自己的原稿是自己夢寐以求的事情,如今馬上就要實現了。聊了一會,宋可林有些發困,倒在了池秀昊的家肩上,就像小時候的那一幕一樣。

池秀昊將宋可林送進房間裡,看著宋可林的睡顏,池秀昊安心地閉上眼睛,夢中,池秀昊再一次夢見了小時候的那一幕,那天,池秀昊走在街上,看到了馬路對面的俊宇哥,馬上轉身離開,俊宇哥看到池秀昊想要上前打招呼,卻被疾馳而來的卡車撞倒,池秀昊顫抖地拿起手機撥下了俊宇經紀人的電話,卻遲遲沒有因應,池秀昊心中後悔不已。

早上,宋可林醒來看到四下無人,才知道池秀昊早早走掉了,原來,池秀昊找到附近的電話撥通了金室長的手機,金室長帶著池秀昊回到了家中。金室長十分開心池秀昊能記得自己的號碼,池秀昊不屑地笑笑,那天,自己打了整整十二遍電話都無人因應,怎麼會忘。

南珠霞為了能讓池秀昊儘快離開電台,聯繫到羅作家到辦公室見面,南珠霞承諾對羅作家的節目進行大力的贊助與支援,但羅作家必須在一個月內打敗宋可林並讓她走人。開播在即,池秀昊來到直播間,然而所讀的稿件,並不是宋可林準備的原稿,節目結束後,主任與其他員工熱情鼓掌,只有李江的小組一片寂靜,宋可林看著池秀昊慣有的微笑失望至極,追了上去,語氣平淡地質問池秀昊是不是根本沒有看過自己的稿件,就可以無視別人的成果。宋可林郁悶的下班回家,李江在後面叫住了宋可林帶著他一起準備去李江自己的“秘密基地”,宋可林正要上車,卻被池秀昊攔了下來。

 

第5集

李江上前將兩人隔開,自己與池秀昊對峙,宋可林想要勸架卻被無視,無奈之下,只好自己先行離開,李江要求與池秀昊好好談一下今天放送的事情,池秀昊便帶著李江回到自己家中,李江從包裡拿出酒,邊喝邊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他告訴池秀昊,今天的節目李江已經取消,必須重新錄制,並指責池秀昊那邊的企劃組所做的電台稿子十分糟糕,兩人約定由李江再一次拿出令池秀昊滿意的策劃,而池秀昊不許再另接其他不專業的稿子,兩人喝到深夜酩酊大醉。南珠霞按照要求將陳泰梨安排到羅作家所在的電台組,一上來,便給羅作家邀請來的當紅DJ,J一個前輩的下馬威,正當陳泰梨強迫J與她合影時,宋可林匆匆趕來,看到陳泰梨後,立刻認出了這個已經過氣的童星,陳泰梨十分開心,邀請宋可林一起合影,正當陳泰梨十分熱情地想要將聯繫方式給宋可林時,宋可林接到電話,池秀昊已經來到電台準備錄制,立即放下手機趕回電台,看到池秀昊時,宋可林正要說些什麼,看到李江的表情,又將嘴裡的話咽了回去。

錄制開始,池秀昊接到的第一個電話,是一個年輕女孩在男朋友和父親之間十分為難的問題,正當池秀昊細心為女孩開解時,女孩父親突然搶過電話,誤以為池秀昊是騷擾自己女兒的男朋友,對著電話破口大罵,池秀昊忍無可忍,突然對外示意重新錄制,宋可林臉色大變,李江卻偷偷笑了出來,宋可林急忙對池秀昊發出資訊讓他不要說出錄制二字,現在並不是提前錄制,而是對外直播。池秀昊驚慌失措,在節目中不知道該如何圓場,在播放事故播出的七秒內,李江及時播放音樂才挽回事故,但池秀昊提前錄制的新聞卻散布網路。池秀昊找李江理論,李江拿出合同,發現在“節目百分百直播”的條款後面,有池秀昊簽下的OK,原來,昨晚李江趁池秀昊醉酒,騙他在合同上簽了名,如今直播,合情合理。宋可林來到停車場,攔住正要離開的池秀昊,連連向宋可林道歉,但池秀昊並不買賬,甚至更加氣憤宋可林知情不報,宋可林沒有辦法,將自己的手機塞給池秀昊,如果有事,讓他務必接電話。回到家,池秀昊想起今天在電台發生的所有事情,發現原來自己也會有堂皇失措的時候。

羅作家按照與南珠霞的約定,借池秀昊的事情刻意離間了宋可林與同事們的關係,並指令宋可林負責裝扮聖誕老人給聽眾頒發禮物。節目開始時,陳泰梨屢屢插話,向聽眾提問與自己相關的問題,宋可林在奔走在各個地點為聽眾發禮物,很久才回到電台。

池秀昊在家中搜索自己的新聞時,無意間看到了JH發出的與紀錄片導演合作的新聞,氣沖沖趕回家,看到母親和父親已經在準備晚餐,營造起一片和睦的樣子,正在這時宋可林的電話響起,是宋可林母親打來的,聽到伯母的求助池秀昊立即但過去,看到伯母拿著導盲棍無助的站在那裡,錢包被人搶劫一空,池秀昊開車帶母親回家,本以為伯母行動十分不便,然而跟著伯母回到家,卻發現她十分熟練的準備著晚餐,伯母笑著告訴池秀昊,剛才都是演戲,為了騙他進來吃飯。宋可林趕回家,看到兩人和和氣氣的吃著飯,感到十分驚訝,池秀昊看著和和氣氣的母女倆,心中隱隱有些羨慕。這時,李江也來到家中吃飯,兩人再一次警惕起來,看到李江和伯母十分親密池秀昊有些嫉妒。正當李江要與宋可林進行撰寫訓練時,池秀昊突然告訴伯母,想要借女兒一晚,進行電台直播的教學。

宋可林帶著池秀昊回到電台講解所有關於電台的知識,講述了許多有關電台的故事,來到老DJ的電台間時,宋可林告訴池秀昊自己鍾愛電台的原因是因為自己失明的母親,池秀昊看到面前宋可林小時候與母親的合影,更加確定了那個女孩時宋可林。看著她滿臉幸福地講著自己的故事,池秀昊漸漸了解了宋可林的魅力。講著講著,宋可林趴在桌子上睡著了,醒來後,發現池秀昊正直直地看著自己,許久,池秀昊對宋可林說,我現在十分好奇,你。

 

第6集

「라디오 로맨스 - 윤두준, 김소현에 ‘입맞춤’ "진짜 나 기억 안나?". 20180213」的圖片搜尋結果

相關圖片

兩人一夜未眠,來到電台樓下的早餐店吃飯,李江得到訊息,池秀昊所播的第一期電台羅曼史收視第一,李江十分開心,來到早餐店將訊息告訴了兩人,並決定今天全組不做電台節目,一起到一個地方,池秀昊架不住李江的邀請,一起跟了過去。

一行人與老DJ一起出游,吃飯的時候,李江再三懇求DJ借用電台做節目,老DJ沒有顧慮別人,而是直截了當地詢問池秀昊,是否特別想在自己的節目間錄節目,而池秀昊卻搖搖頭,並不明白在不同的直播間工作區別何在,正當其他人一位要泡湯時,老DJ突然答應了,但條件是讓池秀昊一起爬山。說罷便走了。

南珠霞將陳泰梨安排到一家包房商談冰箱代言的事宜,而冰箱公司的老總十分瞧不起已經過氣的陳泰梨,對她惡語相向,陳泰梨忍無可忍,與老總廝打起來,金室長聽到訊息沖進包房,將陳泰梨拉了出來,看著十分狼狽的陳泰梨,金室長默默回到房間,十分恭敬的給老總倒了一杯酒,突然大聲呵斥了一聲,將兩人震懾住後,摔下酒杯揚長而去,陳泰梨拉住金室長,央求他將關於池秀昊過去的秘密告訴他,只有利用池秀昊,陳泰梨才能擺脫現在的處境。

晚上,宋可林正要和李江一起回到電台商討直播的事情,看到兩人十分親密的一起上車,池秀昊十分不滿,將宋可林叫下來,說起了明天直播的事情,池秀昊突然以明天拍攝畫報無法如約到達電台為由,讓宋可林第二天做池秀昊的一日司機,所以宋可林今晚無法回到電台熬夜,必須回到家中好好休息。宋可林礙於合約第四條規定,只好答應了池秀昊的要求。

晚上,宋可林回到家,看到老DJ寫給自己得以一句話“將失敗品化成好的作品”突然安慰了許多,於是給自己的手機打過去電話,池秀昊看到宋可林的來電,猶豫再三還是接了起來,兩人同時提起了稿子的事情,池秀昊詢問宋可林會不會對自己沒有讀她的稿子生氣,宋可林想了想,告訴池秀昊,開始會生氣,但後來也明白,是自己的功力太差,總有一天,會讓池秀昊讀到自己最優秀的原稿,而且作為作家,想要與池秀昊多多親近,討論有關電台的事,說到這裡,宋可林突然十分好奇池秀昊為什麼沒有手機,池秀昊告訴宋可林,自己沒有什麼可以打電話,或者接電話的人,宋可林感到不可思議,他告訴池秀昊,可以給自己,給李江,給Jason等人打電話,池秀昊聽完,小心翼翼地詢問,如果買了手機,可以每天和自己打電話嗎,宋可林沒有明白,池秀昊突然羞愧地掛斷了電話。

第二天,池秀昊結束了拍攝,來到宋可林的車上準備一起吃便當,而宋可林突然有事,將池秀昊放下車,來到曾經向電台寄信的東村分校看望,到操場散步時,宋可林看到一個叫相求的小孩孤零零地站在球門前,看到宋可林,相求十分抵觸,氣急敗壞的轟宋可林走,看著相求的樣子,宋可林想起了池秀昊。老師告訴宋可林,相求的朋友載民生病去世永遠無法畢業,老師害怕孩子們傷心,於是宣稱載民去首爾治病,而相求當真,每天盼著朋友回來,堅持和載民一起畢業。

陳泰梨來到池秀昊的拍攝現場,按照代表的要求將原本與池秀昊搭檔的女演員換了下來,兩人一言不合扭打起來,池秀昊趁亂跑出去搶過金室長的電話質問母親為什麼要隨心所欲的搞亂自己插手自己的事情,母親沒有在意,而是掛掉電話後,替池秀昊與導演簽下了一家片約的合同。

宋可林傳回帶著池秀昊傳回電台,遭遇大雪事故,堵在了高速路上,宋可林心急如焚,向李江彙報了情況,李江將轉播車派去,需要宋可林在直播前重新設定稿件和環節,宋可林突然想起附近的東村分校,立即折回學校決定直接進行直播,宋可林負責全部事宜,宋可林十分緊張,池秀昊將圍巾圍在脖子上,讓宋可林保持冷靜。宋可林漸漸回復理智,讓池秀昊找到那個叫相求的孩子溝通,池秀昊來到教室,看到相求憤怒地撕掉老師讓孩子們布置的畢業典禮,將其他孩子推倒憤怒地離開教室,池秀昊跟了過去,相求來到辦公室,正要扔掉花盆,看到池秀昊並沒有阻攔,於是猶豫著停了下來。相求讓池秀昊立即走開,池秀昊看著他,直截了當的說出了相求的心理,面對其他人,即使不想讓他離開,卻還是嘴硬著趕走,相求想起了去世的民載默默點點頭。

開播在即,相求卻不見了蹤影,池秀昊找到相求,看見他傷心地哭著,告訴他,可以將思念通過廣播來說,相求來到電台,將很長時間以來向對民載的話,電台一經播放,所有人大受感動,最後,宋可林讓池秀昊用自己的話結束廣播,池秀昊想起小時候宋可林抱住自己說的話“不哭不代表不悲傷”,宋可林聽著,只覺得熟悉。在電台那邊,留言板卻收到了許多留言,寫著“池秀昊是殺人犯”

電台結束後,宋可林歡快的走在大雪覆寫的足球場,好奇地詢問池秀昊是從哪裡聽說的這句話,池秀昊看著宋可林,當年自己在醫院,認識了一個失明的女孩,向她講述了自己高燒三天無人問津的故事,聽著池秀昊的苦笑,宋可林抱住他,就在耳邊說了這句話。

池秀昊問宋可林,真的不認識我了嗎,於是蓋住宋可林的眼睛,吻了上去。

 

 

第7集

「라디오 로맨스 8회」的圖片搜尋結果

池秀昊的舉動令宋可林不知所措,看著池秀昊真摯的眼神,宋可林想盡辦法為池秀昊的行為搜尋借口,當年池秀昊卻一一否定,這時,李江打來電話詢問兩人的位置,想要接他們回家,池秀昊不耐煩地掛斷了電話,開車帶宋可林回家,一路上,宋可林一提起剛才的一吻,池秀昊就吞吞吐吐地打斷,直到回家,池秀昊都無法將心裡話告訴宋可林。第二天,母親帶著池秀昊做釆訪,而記者違背台本,詢問池秀昊為什麼要想到做電台,母親有些尷尬正要搪塞過去,池秀昊卻十分自然地回答了問題,並決定短期內一心一意做好電台。看到池秀昊的改變,母親十分不滿,懷疑正是宋可林讓池秀昊變得不再聽從自己的安排。

池秀昊來到電台,想要將昨晚的事情解譯清楚,還沒有敲門,李江和宋可林恰巧走了出來,看到池秀昊,宋可林有些尷尬,兩人十分別扭地打了聲招呼。三人一起去喝咖啡,看到宋可林對李江的口味,習慣十分了解,心中吃起醋來,走在路上,池秀昊將宋可林叫到一邊,正要說清楚,宋可林先開口,告訴池秀昊,為了以後兩人能更加自然的交流,無法再做出這樣讓人誤會的事情,池秀昊聽後非常受傷,質問宋可林,當初是她死死纏著自己做電台,如今卻感到不自在,池秀昊指令宋可林以後有事不必再過問經紀人,直接問自己。宋可林不解,池秀昊並沒有手機,池秀昊一時語塞,李江打來電話,池秀昊生氣地走了。

晚上,池秀昊帶著口罩來到手機店,選好一個手機,礙於自己的身份,於是找到金室長幫忙註冊,金室長看著池秀昊買好手機便急匆匆的擺弄,感到難以置信。宋可林在食堂吃飯,接到一個陌生的號碼,接到後,是池秀昊的音響,池秀昊讓宋可林立即趕到家中討論電台的稿件。Jason下樓,看到池秀昊請來的廚師正熱火朝天的準備晚餐,便一下猜到宋可林將要來到家中,便一臉意味深長地看著他,回到房間,Jason立即將池秀昊的症狀記錄到郵件中。宋可林來到池秀昊的家中,池秀昊並沒有急著看稿子,而是問起了李江,宋可林列舉了許多李江的有點,池秀昊都十分不屑地比對了下去,越說越興奮,宋可林感到莫名其妙,池秀昊翻到稿件的最後一頁,宋可林細心地在上面貼了一張便利貼,上面寫著謝謝池秀昊能讀完稿件,池秀昊心中暗喜,告訴宋可林以後每一次都要寫這樣一張便利貼。

池秀昊將精心準備的晚餐呈了上來,兩人正要享用,南珠霞卻不速而來,宋可林為了避嫌正要離開,南珠霞輕蔑地問宋可林什麼時候才能讓池秀昊結束這個不倫不類的電台節目,池秀昊突然站出來,讓母親立即離開。見母親不走,池秀昊帶著宋可林離開了家中。池秀昊一路無語,帶著宋可林回到了家,來到家門前,宋可林勸告池秀昊不要總是針鋒相對,自己也會受傷,池秀昊苦笑著,自己的情況目前還輪不到宋可林關心,宋可林卻一臉嚴肅,告訴池秀昊,這並不是可以笑的事情。聽到和以前一模一樣的話語,池秀昊看著宋可林,怎麼過了多年,我已經變了,你卻還和以前一樣呢。

陳泰梨接到電話,來到餐廳與南珠霞共進晚餐,陳泰梨要求與池秀昊捆綁戀愛傳聞,借此出名,南珠霞並沒有立即答應,而是平靜的問陳泰梨答應之後會有什麼利益,陳泰梨一時語塞。這時,被陳泰梨頂下去的女演員闖進來,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因為得罪南珠霞勾引池允勤,南珠霞撤掉了她所有的資源,南珠霞沒有理會,繼續悠閑地喝著咖啡,陳泰梨看著眼前的一幕,感到心虛不已。兩人離開後,南珠霞同意了與陳泰梨的約定,爆出緋聞,只要陳泰梨能將事情做好、

母親和宋可林坐在一起,討論之前電台的事情,母親十分喜歡池秀昊在最後所說的結束語,總感覺十分熟悉,像是之前做眼角膜手朮時,宋可林天天在身邊對自己說過的話,宋可林想起在醫院的時候,一個叫做禹智宇的男孩一直陪在身邊,直到自己回復光明,也沒有見過他的樣子。第二天,池秀昊正在電直播間準備宋可林寫的稿件,羅作家進來打招呼,池秀昊沒有理會,到外面打電話,羅作家自討沒趣正要離開,卻看到了池秀昊桌上的手稿。

池秀昊要求與宋可林陪著自己一起直播以防事故,直播開始前,池秀昊開啟手稿,卻突然空白一片,宋可林看到後慌亂不已,滿桌找著自己的稿子,直播已經開始,宋可林不知所措,而池秀昊卻將原稿中的話,原原本區域講了出來。音樂間歇的時候,宋可林好奇地詢問池秀昊怎麼知道的內容,池秀昊淡淡地說,自己全部背下來了而已。音樂結束後,池秀昊與分校的相求連線,相求問起之前池秀昊對自己說過的,那個明明不想離開,卻要催著她走的那個人,現在怎麼樣。心事暴露在宋可林面前,池秀昊連連否認。陳泰梨的派對開始前,母親指令池秀昊到酒店參加派對,一會記者會拍到兩人的照片,爆出二人的緋聞,池秀昊極力反對,生氣地回到家中。

派對開始後,宋可林接到邀請來到派對,陳泰梨見池秀昊遲遲沒有來,於是打電話威脅,宋可林現在也在派對上,池秀昊十分擔心,反復發信息等待因應,而宋可林卻一直猶豫沒有回覆,走到門口,宋可林看到了趕來的池秀昊,池秀昊將宋可林叫到一旁說出了一直以來想要說的話——我喜歡你。

 

 

第8集

「라디오 로맨스 8회」的圖片搜尋結果


面對池秀昊突如其來的告白,宋可林不知所措,一時之間並沒有答應池秀昊,池秀昊決定從現在開始開始主動,追求宋可林,直到她想起自己是誰為止。陳泰梨直到派對結束都沒有看到池秀昊的身影,錯過了緋聞的時機,氣急敗壞的走到門口打斷了兩人的談話,宋可林不想太過尷尬,先走一步。

宋可林回到家中,發現母親暈倒在洗手間,宋可林十分著急,抱著母親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池秀昊開車來到宋可林家門前,打電話想要繼續說著方才的話,卻聽見宋可林帶著哭腔的求救,池秀昊立即沖進家門,送母親去了醫院,母親在急診床躺了一會之後,醫院突然將母親轉到了單人病房,宋可林猜到是池秀昊所做,急忙打電話,帶著愧疚問池秀昊為什麼要這樣做,池秀昊笑笑,是為了讓她愧疚,因為以前的時候,也只有愧疚才能讓她一直在他身邊,宋可林陷入迷惑,池秀昊啊口中的以前,到底是什麼。第二天,南珠霞帶著陳泰梨與新片“who im i”的制作組見面,並發布新聞,池秀昊為新片準備,將有許多海外行程。池秀昊看到新聞回家與母親理論,母親卻無動於衷。

池秀昊帶著水果和補品看望宋可林母親,卻發現李江先他一步看望,醫院的小粉絲羅詩妍看到池秀昊在病房,召來了大批的粉絲,宋可林擔心影響到母親的休息,將兩人趕出病房,兩人來到醫院的咖啡廳,李江勸告池秀昊,如今宋可林忙於照顧母親,可能無法再繼續為池秀昊寫稿子,池秀昊卻不同意,堅持要用宋可林的原稿,要求向上次那樣做移動電台。李江欣喜的站起來,了解了池秀昊心中的想法。李江找到羅詩妍,向大家介紹這時移動電台的另一位DJ,真名叫李恩靜,宋可林看著這個只有七八歲大的小女孩感到荒唐,於是勸恩靜不要胡鬧,恩靜告訴宋可林,自己剩餘半年的時間了,於是將做DJ當做自己 的夢想,宋可林稍稍動容,暗許了這個要求。

池秀昊收拾好病號服,正要出去找宋可林,母親接到訊息來到醫院,看著池秀昊著急地樣子,母親猜到池秀昊又是為了宋可林,這一次母親沒有攔下池秀昊,而是問池秀昊,曾經他說過陳泰梨和自己一起只會變得不幸,那麼宋可林和自己難道不會不幸?池秀昊呆在那裡,不知該說什麼。陳泰梨在走廊遇見了Jason,兩人找了一處桌子,談起了池秀昊,證實了自己心中的疑問,池秀昊就是當年一直陪在自己身邊的禹智宇,陳泰梨來到池秀昊身邊,再一次向池秀昊尋求答案,池秀昊點點頭,宋可林極力平復自己心中的激動,伸出手,向老友一樣向池秀昊道一句遲來的問候。

兩人相認後聊起了長大之後的種種,宋可林這才知道了池秀昊見到他之後的許多奇怪的舉動,回到池秀昊的病房,池秀昊正要進去,宋可林有些奇怪,問池秀昊如果喜歡他,為什麼總是沒做出任何反應,讓自己有被喜歡的感覺,說到一半,池秀昊突然拉著宋可林進入病房,告訴她有記者偷拍。陳泰梨突然來到病房外,兩人急忙躲進衣櫃裡。宋可林與李江和池秀昊一起在病房討論電台的工作時,突然咳嗽不止,池秀昊正要拿藥,而李江面無表情,拿來藥自己吃了之後,扔給了宋可林。晚上,宋可林咳嗽更加嚴重,為了不吵到母親,便帶著電腦到走廊工作,池秀昊讓Jason拿來一床被子,來到哦宋可林母親的病房外,卻發現李江將被子輕輕蓋到睡著的宋可林身上,深情地望著她。

 

 

第9集

「라디오 로맨스 9회」的圖片搜尋結果

李江抬頭看到了正怒視著自己的池秀昊,不慌不忙地走上前,池秀昊平靜地質問對宋可林過度親密的原因,李江沒有否認,大方承認了自己喜歡宋可林,池秀昊十分生氣卻又苦於沒有立場,李江走後宋可林醒來,池秀昊將李江的被子甩開,將自己手中的被子交給宋可林。正當宋可林懵懵懂懂時,宋可林接到電話,恩靜在電話中嗚嗚哭著。

宋可林和池秀昊來到恩靜的病房,恩靜哭鬧著不想做明天直播的DJ,細問原因,才知道是因為恩靜的初戀一直不接她的電話和短信,宋可林無可奈何,想要讓池秀昊幫忙勸告,池秀昊卻借機讓宋可林滿足他兩個願望,宋可林只能答應,池秀昊找到恩靜,恩靜告訴池秀昊,自己想做DJ的原因是為了在電台告白,但初戀總是對自己不理不睬,池秀昊感同身受,和恩靜一起抱怨起宋可林,恩靜這才知道池秀昊喜歡宋可林,於是背著宋可林,兩人密談了起來,過了一會池秀昊打來電話,恩靜答應做電台節目,讓宋可林記住兩人之間的約定。池秀昊回到公司,和父母乘坐電梯,母親指令池秀昊必須拍攝電影,並與陳泰梨製造戀愛緋聞,池秀昊統統拒絕,父親夾在中間十分為難,悄悄詢問母親,能否讓和自己出軌的女演員也參演電影,母親讓父親閉嘴,告訴父親,結婚以來,父親給自己製造了太多麻煩,最大的麻煩便是池秀昊,父親繼續懇求,母親忍無可忍,電梯開門之前,用皮包狠狠打了父親一頓,宰一臉平靜的走了出去,父親拉住池秀昊,拜托兒子參演電影,才能讓她有機會複出,池秀昊卻勸告父親,不要再做讓麼母親傷心的事情了。

電台開始前,宋可林看到池秀昊一直不住地揉著太陽穴,有些擔心池秀昊的狀況,於是上前詢問,池秀昊搖搖頭說自己沒事,電台正式開始,恩靜向大家介紹了自己的狀況,告訴聽眾們,那個一直不因應自己的初戀,其實是自己的爸爸,爸爸時隔快遞員,為了自己高昂的醫藥費每天不辭辛勞的奔波著,恩靜十分心疼,更十分想念,而此時,爸爸正在摩托車上聽著女兒的廣播,欣慰地笑著。恩靜突然問起池秀昊,平時和父母都聊了些什麼,池秀昊卻一時語塞,想起自己和父母每天都只有利益,金錢,毫無感情可言,池秀昊不知該如何回答,宋可林發信息告訴池秀昊開始放歌,看到池秀昊眼圈泛紅的樣子,十分心疼。南珠霞和池允勤也在偵聽電台,聽後兩人沉默不語,池允勤勸南珠霞同意兒子做電台,南珠霞堅決反對,心中卻稍稍猶豫了起來。節目最後,恩靜想要對爸爸表達思念,卻看到爸爸正坐在觀眾席,和媽媽們看著自己,恩靜開心地笑了。

池秀昊的電台大獲成功,使得羅作家的電台被冷落,羅作家無奈之下,只好再請陳泰梨回到電台做嘉賓,正在苦惱該如何做節目時,羅作家突然想起電台論壇上全部是陳泰梨的負面評論時,宋可林提醒過自己是否可以想個辦法與負面評論想對抗,借此炒出話題,羅作家立即掏出本子開始構思。準備時,陳泰梨突然提起宋可林,好奇她是什麼樣子的人。電台組加上Jason一起聚餐,玩遊戲的時候,池秀昊輸得一敗塗地,被灌了許多酒,終於不勝酒力倒在桌上,嘴裡黏著喜歡宋可林的話,李江聽到故作鎮定喝了杯酒,吃完飯後,兩人將池秀昊扛了出去,看到宋可林十分擔心池秀昊,李江十分好奇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變化,宋可林告訴李江,當年在醫院的初戀,就是池秀昊本人。早上,池秀昊醒來發現自己在李江的家中,正要離開,李江突然問起池秀昊,是不是喜歡宋可林,池秀昊沒有否認,並警告李江對宋可林保持距離,李江並沒有答應,這句話除非是在宋克林答應自己之後才有權利說。

池秀昊回到家中,想起宋可林今天接母親出院,立即趕到醫院接伯母回家,而李江也隨後趕來,兩人為了爭搶接送母女兩人吵了起來,這時恩靜趕來送母親出院,附身貼在池秀昊的耳邊親了一口,開心地跑開了。全作家設計了一場陳泰梨與惡評聽眾三分鐘對決的環節,陳泰梨看到評論後十分惱火,無視放送規定與聽眾們對罵起來,全作家崩潰至極,發泄完的陳泰梨兩眼無神地走出電台,坐在車中撥打金室長的電話,而電話卻是無人接聽,陳泰梨眼淚簌簌地掉了下來。

池秀昊和李江一同送母女二人回到家,宋可林正要攙扶著母親進去,池秀昊叫住宋可林,帶著宋可林完成約定的第一個願望,一起單獨吃一頓飯,而將要趕去的那一家飯店,鄭多瑟將池允勤和南珠霞約到一起,拿出自己拍下的池允勤與其他女明星私會的照片威脅南珠霞,南珠霞失去理智,抓住鄭多瑟不住地扇耳光,池秀昊和宋可林趕來,制止了南珠霞。池秀昊帶著宋可林吃飯,看到池秀昊心不在焉的樣子,宋可林帶著池秀昊到外面散步,池秀昊將家裡的事情全部告訴了宋可林,宋可林這才明白池秀昊本心並不是個冷漠的人,只是沉默時自己表達的方式,宋可林十分心疼地抱住宋可林。

 

 

第10集

遲秀浩回到家,意外的看到了南朱霞蜷縮在沙發上,深受打擊的南朱霞沒有多說什麼,讓遲秀浩晚上就住在家裡。遲秀浩回到房間後給宋鴿林打電話,此時的宋鴿林還沉浸在剛才的擁抱中,接到遲秀浩的電話後說自己的手還在微微的顫抖,這讓遲秀浩很是滿意。

南朱霞在公司開會,宣布遲秀浩接拍電視劇全面推出電台的工作,就算主任提出了解決方式,南朱霞依然堅持自己的決定。會議結束後,南朱霞找到了羅作家,說她如果無法按照約定趕走宋鴿林,就要負全部的責任。

一大早,遲秀浩專程開車到宋鴿林的樓下等著她,宋鴿林十分奇怪遲秀浩為何會舍近求遠,遲秀浩卻半天都說不出個所以然。遲秀浩以自己有約讓宋鴿林送自己回家,到了家門口就匆忙跳下車來,將鑰匙塞到了宋鴿林的手中,讓她先開著這輛車,說車後面的禮物也是為她準備的。宋鴿林無奈只好將車開到了電台,李江發現後宋鴿林如實以告。宋鴿林將自己寫的原稿交給李江,李江看完後大批她的稿子沒有感情,應付了事。李江嚴厲的要求宋鴿林必須重寫,這一次,他用了宋作家的稱呼。

遲秀浩來到電台,發現李江的電腦中儲存著和宋鴿林的影像。遲秀浩調出來一看才發現,是宋鴿林和李江在聚餐的時候,喝的醉醺醺的李江承諾一定會給宋鴿林企劃處一檔可以讓她做主作家的節目。遲秀浩還想繼續看下去,可是視訊卻在此處斷開了。就在這時,李江和宋鴿林走了進來,遲秀浩拉著宋鴿林到化妝間要問個清楚,可惜宋鴿林早就已經不記得了。宋鴿林考慮到遲秀浩的影響力,最終還是將車鑰匙還給了他。

屬下在整理資料額時候意外的發現了當年在KBC門口發生了一起車禍,一個叫俊宇的男孩搶救無效死亡,重要的是視訊拍攝到遲秀浩當時也在那裡。李江為了將事情弄清楚,於是將金室長約了出來。金室長對於車禍的事情閉口不談,卻告訴李江遲秀浩接下來會因為電視劇結束電台節目的訊息。李江再次找打了遲秀浩進行確認,遲秀浩明確的告訴他自己會做下去。陳泰梨被南朱霞叫到了公司,南朱霞一再要求陳泰梨拿出實際行動。陳泰梨明白這時南朱霞對自己開始不滿了,於是打電話給金室長求助。陳泰梨在金室長的家門口堵住了她,說自己不想靠著贊助商紅起來,自己還想演戲,希望金室長能幫幫自己。金室長不為所動,說自己也沒有辦法。

宋鴿林將自己寫好的原稿再次交到了李江的手中,李江提醒她,寫原稿一定要結合自己的感受將體會寫下來,說宋鴿林是那種說話像畫畫,撰寫也應該像畫畫那樣的人。宋鴿林從坐公交車回家到做到電腦前,腦海中浮現的卻都是自己與遲秀浩經歷的事情。細想下來,宋鴿林也不明白為什麼從小到大自己都會情不自禁的擁抱遲秀浩。宋鴿林打電話讓遲秀浩與自己見一面,遲秀浩很快就趕到了。宋鴿林將自己的疑惑告訴遲秀浩,遲秀浩問她是不是喜歡自己。宋鴿林想了很久,說自己只是不討厭遲秀浩而已。遲秀浩將宋鴿林帶回自己家吃拉面,兩人討論起原稿來。臨走的時候,遲秀浩說宋鴿林很可能是愛上自己了,讓宋鴿林明天工作結束後和自己約會。

遲秀浩下定決心要做好電台節目,於是找到了老DJ請教。老DJ一樣就看出了他是為了宋鴿林,說自己的老婆也是和自己合作很久的作家,所以只要遲秀浩堅持做下去,宋鴿林一定會被感動的。

第二天,宋鴿林精心打扮來上班,李江卻提出在節目開始前開會。李江在會議中指出因為遲秀浩的關係拖累了整個節目,遲秀浩面對李江的指責毫不退縮的反駁了回來,這讓一旁的宋鴿林等人覺得為難不已。節目中,一位粉絲說自己馬上救過生日了,希望聽到遲秀浩對自己說我愛你。遲秀浩害羞的說不出口,這反應讓大家都覺得很有趣。最終,遲秀浩看著宋鴿林深情的說出了我愛你,李江看著兩人的互動,突然就明白了宋鴿林的選取。節目結束後,遲秀浩準備和宋鴿林去約會,可李江卻跑了出來問要不要一起聚餐。送宋鴿林回家後,宋鴿林突然讓遲秀浩明天和自己約會,這讓遲秀浩高興不已。

遲秀浩回到家裡,發信啊金室長正在等著他。金室長告訴遲秀浩南朱霞已經推掉了電台的約會,第二天就要召開電視劇的新聞發布會了。遲秀浩回到家裡和南朱霞理論了起來,說自己已經明確的說過自己想要做廣播,想要休息,問南朱霞為什麼就無法站在自己的立場上為自己考慮一下。南朱霞拿出遲秀浩親吻宋鴿林的照片,說他選取的生活,本就比他想象的要沉重的多。

因為遲秀浩的行程問題,主任受到了上級領導的責備。主任只好將李江和宋鴿林找來,將兩人一頓臭罵,李江卻讓他不要擔心。遲秀浩參加新劇新聞發布會的訊息在網上流傳開來,宋鴿林想要找他問個清楚,可一直打不通他的電話。晚上,遲秀浩來到電台,將宋鴿林緊緊的摟在懷中,堅定的告訴她自己會一直堅持做下去,和宋鴿林一起。說罷遲秀浩吻上了宋鴿林,宋鴿林在短暫的失神後,抱住了遲秀浩。

 

 

第11集

遲秀浩將自己回答記者的視訊放給宋鴿林看,說宋鴿林喜歡的廣播自己也會想辦法喜歡的。宋鴿林感動不已,湊上去輕輕的吻了他,遲秀浩因此大受鼓舞。送宋鴿林回去的路上,宋鴿林說自己以前去找DJ會有勇氣,但是去找遲秀浩卻總覺得膽怯,退縮。遲秀浩一直在宋鴿林的家門口拉著她說了兩個小時,一直追問她為什麼會這樣。直到宋鴿林承認都是他是遲秀浩,這才滿意的放她離開。晚上,遲秀浩打來電話,只是簡單的說了晚安,卻讓兩人都感到幸福無比。

遲秀浩在公司的會議上明確的提出了自己不會放棄電台的工作,要麼直接毀約賠款,要麼就要拿住切實可行的企劃書,否則損失最大的是那些投資的高層們。南朱霞很擔心他和宋鴿林的照片會被曝光,可遲秀浩卻不在乎,只是兩個相互喜歡的人被拍到了又如何。

李江和宋鴿林商量著要找遲秀浩解除誤會,李江打電話給遲秀浩,遲秀浩讓他們到自己家裡來。主任因為上面的壓力不得不撤銷了遲秀浩的節目,而是將所有的時間轉給了羅作家,這讓羅作家很是高興。李江和宋鴿林來到遲秀浩家裡,遲秀浩要求得到自己應有的道歉,李江一一照辦。李江提出要看看遲秀浩的房子,遲秀浩明顯的不願意,杰森見狀帶著李江參觀自己的臥室,遲秀浩趁機將宋鴿林拽到了自己的房間。遲秀浩問宋鴿林怎麼不接自己的電話,是宋鴿林卻發現她給遲秀浩寫的所有的PS都被他很好的儲存著。李江在杰森的房間看到了遲秀浩是殺人犯的卡片,不由得將杰森和往電台寄送卡片的事情聯繫起來,杰森沒有回答他,而是問李江是否懷疑過遲秀浩。陳泰梨闖到了遲秀浩家裡,質問遲秀浩我和不願意配合自己,看到宋鴿林待在遲秀浩的身邊,於是將氣氛移轉到了宋鴿林的身上,狠狠的扇了她一耳光。遲秀浩要將宋鴿林帶走,宋鴿林甩開了他的手,說自己要親自接受陳泰梨的道歉。李江得知節目被撤掉之後和主任據理力爭,可這是南朱霞早就和高層約定好的事情,他也無能為力。李江找到了正在接受釆訪的南朱霞,說要是遲秀浩還願意和他們一起戰鬥的話,自己會不惜一切常駐住節目的。南朱霞對李江的威脅並不在意,宋鴿林表示遲秀浩對於節目來說,更像是他們珍貴的家人,可南朱霞聽後也只是嗤之以鼻。

晚上,李江將宋鴿林和遲秀浩約了出來,告訴他們因為自己的原因節目被撤了,宋鴿林也極力的配合他。酒過三巡,宋鴿林開始嘀咕起來,說自己才當上主作家一個月節目就被解散了。李江說自己一定會讓宋鴿林重新當上主作家,也一定會將遲秀浩接回來的。李江見宋鴿林趴在桌子上想要把自己的圍巾給她墊上,遲秀浩一把奪過來扔了。兩人誰也不肯認輸,於是跑到了外面打了一架。遲秀浩要送宋鴿林回家,李江不放心讓兩人獨處,於是跟了過去。晚上,李江和遲秀浩並排躺在床上,李江問遲秀浩和南朱霞的關係怎樣,遲秀浩沒有回答,說自己明天還要開電視劇的企劃會呢。

第二天一早,金室長來接遲秀浩去開會,李江讓他不要將因為南朱霞為難才致使節目被撤的事情告訴遲秀浩,自己自有安排。遲秀浩問宋鴿林今天有什麼安排,李江湊過去說他和宋鴿林會好好享受無業游民的生活。企劃會議上,遲秀浩一針見血的提出劇本海外行程的不必要性,希望能夠拿出好的企劃書,趁著休息的空檔,遲秀浩拼命的打電話給宋鴿林,知道她和李江在一起生氣不已。李江陪著宋鴿林逛街、逛公園,聽到遲秀浩和宋鴿林的對話愈加覺得自己希望渺茫。和李江分別回去的路上,宋鴿林忍不住給媽媽打了電話,將自己的困惑說給媽媽聽,媽媽聽後讓她遵循自己的內心去做就可以了。

回到辦公室,宋鴿林想起了和遲秀浩這段時間經歷的事情,終於拿出車鑰匙開啟了後座的禮物。遲秀浩為她準備的每件禮物裡,都寫上了PS,看著這麼暖心的行為,宋鴿林備受感動。就在這時,遲秀浩打來的電話,要求宋鴿林按照合約,去酒店見他。宋鴿林剛到酒店,就被慶祝離婚周年的羅作家發現,於是一路追著上去了。宋鴿林來到酒店,遲秀浩也不說明到底有什麼事情,只是讓她一整天陪著自己,這讓宋鴿林忍不住抱怨起來,說節目都黃了遲秀浩還用合約約束她。遲秀浩將合約撕毀,說自己之前是因為害怕宋鴿林會離開自己才那樣,現在好像不需要了。

陳泰梨從金室長家裡偷出了遲秀浩小時候親口說的南朱霞不是自己親生媽媽的錄音,拿著它威脅南朱霞,可是南朱霞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陳泰梨不死心,決定到酒店找遲秀浩。

 

 

第12集

「라디오 로맨스 - 김소현, "위로가 필요했구나" 윤두준 ‘포옹’.20180306」的圖片搜尋結果

「라디오 로맨스 - 김소현, "위로가 필요했구나" 윤두준 ‘포옹’.20180306」的圖片搜尋結果

 

 

宋鴿林開始覺得待在酒店有些尷尬,於是借口買東西準備逃離,不想剛出門的時候就聽到了羅作家的音響,只有又躲了回來。金室長打來電話告訴遲秀浩,說陳泰梨來酒店找他了,讓他在那裡等著自己。遲秀浩準備帶著宋鴿林離開,不想被趕來的陳泰梨堵在了門口。羅作家躲了起來看好戲,陳泰梨見宋鴿林又和遲秀浩在一起,於是威脅遲秀浩要把錄音當著宋鴿林的面播放出來。好在金室長及時趕到阻止了她。陳泰梨將錄音放給遲秀浩聽,威脅他自己會將這訊息透露給記者,不想遲秀浩根本就沒有妥協。金室長因為陳泰梨利用自己的信任偷走了錄音對她失望之極,喜歡走後丟下她直接走掉了。

羅作家因為昨晚的事情好奇不已,可是又無法開口去問宋鴿林。李江和宋鴿林商量,兩人決定要常駐好節目。李江拿著南朱霞公司旗下的藝人資料找到了南朱霞,正式向她發起了挑戰,說以後還有後續的行動。李江回到電台後開始了示威,公開抵制南朱霞公司的藝人進入自己的播音間。遲秀浩從主任那裡得知,節目被撤是因為母親的關係,還說節目組的人都知道這件事。遲秀浩決定找宋鴿林問個清楚,可是卻打不通電話。此時的宋鴿林被陳泰梨叫了出來,問她是否好奇錄音的內容,宋鴿林表示自己不好奇,就算好奇也會親自找遲秀浩問清楚。遲秀浩找到宋鴿林將她拽走了,面對宋鴿林和李江想要保護他的解譯,遲秀浩生氣的離開了。

遲秀浩回到家裡,正式向南朱霞說明是自己是真心的想要做電台的工作,也很陳懇的拜托了她,看來是時候要離開這個家了。這時父親喝的醉醺醺的回到家裡,說南朱霞為了遲秀浩操碎了心。遲秀浩不屑的看著父親,這個自己闖了禍還要南朱霞出面替他解決的男人,他決心要拋棄他了。父親聽到遲秀浩的話撲了上去,南朱霞再也忍不住一巴掌扇到了父親的臉上。

遲秀浩再次找到了主任,問他如果自己執意要繼續電台的節目,主任到底會怎麼想。出了主任的辦公室,遲秀浩遇到了李江和宋鴿林,李江提出要和遲秀浩好好聊聊。李江向遲秀浩表示道歉,自己的初衷是不想他會受到傷害,遲秀浩表示自己以前確實像李江所說的,不光是事業,就連人生都是按照劇本進行的,現在自己想要將主動權握在自己手中。宋鴿林擔心遲秀浩跑到了他家等著,此時的遲秀浩卻去找了金室長,他很想常駐宋鴿林,可每次都因為自己把事情弄得更大,這讓他很是困惑。金室長因為錄音的事情向他道歉,說起以前的生活,兩人無形中達成了和解。

遲秀浩回到家裡,宋鴿林說自己已經等了他三個多小時了。遲秀浩聽著宋鴿林不停地念叨著,遲秀浩說自己要接宋鴿林的胳膊,然後自己抱住了宋鴿林。兩人正在吃飯的時候,杰森回來了。杰森和李江剛剛見了面,杰森問李江最近有沒有小紙條,李江只是看著他不說話。

主任打電話給李江告訴他節目有救了,可是之前的時段已經給了羅作家了,李江主動提出要了凌晨四點的時段。宋鴿林將這個訊息告訴了遲秀浩,遲秀浩卻不願意自己作為一個超級明星在凌晨四點的時候主持電台節目。遲秀浩提出要用自己的力量解決這件事情,可李江卻說這些都是作為PD的許可權。

回到家裡,遲秀浩看到了桌子上的紙條,上面寫著遲秀浩就是殺人犯。遲秀浩衣櫃裡找到了一個盒子,開啟後裡面全是小時候寫給宋鴿林的信。杰森將遲秀浩和宋鴿林在十二年前就相識的事情報告給南朱霞,問南朱霞那時候是不是因為遲秀浩有自殺的傾向,南朱霞否認了。晚上,遲秀浩在睡夢中又想起了俊宇,豆大的汗珠打溼了頭髮。凌晨時分,宋鴿林打來電話將遲秀浩叫了出去,兩人一起坐在公交車上,看著窗外的人來人往。宋鴿林說自己明白遲秀浩要住處凌晨四點節目的害怕和恐慌,自己也一樣,但是希望遲秀浩能和她一起將節目做下去。

宋鴿林寫好了原稿,特意在原稿上寫上了PS ,說自己想聽遲秀浩凌晨四點的音響。李江來到辦公室,宋鴿林原本想上完廁所回來將原稿拿給他,不想李江卻看到了宋鴿林寫的PS ,李江的心沉了下去。離節目開播的時間越來越近了,遲秀浩還是沒有出現,宋鴿林的心揪了起來。就在節目馬上要開始的時候,遲秀浩出現了,照著宋鴿林的原稿完成了直播。

結束後,李江讓遲秀浩下次不要再遲到了,宋鴿林說自己會成為遲秀浩的鬧鐘鈴聲,一定保證不會耽誤了直播。遲秀浩和宋鴿林準備坐車離開的時候,李江叫住了宋鴿林。

 

 

第13集

「girl」的圖片搜尋結果

「라디오 로맨스 - 윤두준, 김소현에게 기습 볼 뽀뽀♥ "난 너랑 이것저것 다하고 싶으니까".20180312」的圖片搜尋結果

宋鴿林以為節目又出了什麼事情,於是追上了李江。李江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孩,不知不覺想起了當初宋鴿林剛入廣播局的時候。李江將自己的心意說給宋鴿林聽,說自己不想這個時候說出來讓她思想搖晃,可是自己實在受不了遲秀浩每天出現在自己的眼前。宋鴿林愣住了,只好讓遲秀浩先走。遲秀浩感覺不對勁沖到辦公室問李江對宋鴿林說了什麼,李江坦誠相告,這讓遲秀浩感到火大。宋鴿林走在路上,回想起自己和李江經歷的點滴,這才後知後覺李江是真的喜歡自己。遲秀浩打來電話讓宋鴿林少和李江接觸,自己是真的不喜歡。

回到家,杰森問起遲秀浩是否看到了說他是殺人犯的明信片,遲秀浩沒有理會直接回房間了,杰森問金室長關於車禍發生的事情,說自己作為醫生想要治好她。羅作家因為霸占了黃金時段偵聽率還屈居遲秀浩的節目之後很是不平,和PD說起了在酒店看到遲秀浩和宋鴿林的事情,李江聽到後憤怒不已。李江闖到辦公室質問宋鴿林到底是怎麼回事,說自己就是不喜歡有人議論宋鴿林。

南朱霞將重新制作好的企劃書拿給遲秀浩,告訴他女主角是陳泰梨,並且要求簽訂合同。南朱霞在名品店試鞋子,告訴父親陳泰梨拿著錄音威脅自己,父親表示自己一定會把遲秀浩叫回家去。遲秀浩因為卡片的事情整夜睡不好,金室長很是擔心,遲秀浩告訴他自己最近常夢作禹智宇,他也很喜歡宋鴿林。宋鴿林實在不知道如何抉擇,只好打電話給媽媽,交談中他發現自己更喜歡遲秀浩。

陳泰梨因為要和遲秀浩拍電視劇高興不已,可是遲秀浩卻還是一副冰冷的面孔。休息的間隙,陳泰梨主動和金室長打招呼,可金室長卻不想和她多說一句話。李江到拍攝現場來接遲秀浩,說自己以前覺得遲秀浩支援自己的節目很是感激,可是知道遲秀浩的真實目的後就不那麼想了。遲秀浩指責李江肆意的表達自己的情感會對宋鴿林造成困擾,可李江對此並不在意。宋鴿林將自己的決定寫在了原稿中,節目結束後,李江將她叫了回去。宋鴿林很感激李江對自己的情誼,可是她還是拒絕了他。宋鴿林去找遲秀浩,將自己的決定告訴他,遲秀浩開心不已。兩人在一起討論遲秀浩的劇本,宋鴿林說進入別人的世界錢應該先敲敲門,遲秀浩趁機漏過了宋鴿林,說她已經進入了他的世界。兩人有說有笑的來電台,開始了新的一天的工作。

在節目中,遲秀浩接到了一位貧困潦倒的聽眾的來電,聽眾因為自己的困境對遲秀浩百般刁難,這讓遲秀浩很是為難。下了節目,遲秀浩因為這件事情和李江吵了起來,兩人各執一詞互不相讓。宋鴿林找到遲秀浩拉著他的手向他道歉,說那位聽眾也是因為自己的不安才這樣,希望遲秀浩這次就原諒他。陳泰梨帶著咖啡來到羅作家的節目,告訴他們自己因為拍電視劇的原因無法再主持節目了,這讓羅作家感到絕望。

遲秀浩回到家裡,父親前來說服他回家,並向他灌輸自己對付女人的經驗。遲秀浩忍無可忍,說自己和南朱霞關係不好就是因為父親,到現在為止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位母親了。父親揪住他的衣領說是因為自己他才能以遲秀浩的身份活下去,可遲秀浩卻說自己早就不想這樣生活了。

南朱霞受到了遲秀浩寄來的解除合約的通知書,氣憤之下打電話給羅作家,羅作家無奈之下只好將宋鴿林和遲秀浩進出酒店的事情告訴了他。南朱霞將宋鴿林約了出來,表示希望宋鴿林可以和公司簽約成為簽約作家,宋鴿林拒絕了。

遲秀浩月宋鴿林見面,精心打扮的宋鴿林剛出來就被李江攔下來,原來宋鴿林和遲秀浩戀愛的事情被曝光了,現在記者堵在了她家的門口。遲秀浩看到新聞後打不通宋鴿林的電話非常的不安,看到記者堵在宋鴿林的家門口不管不顧的就像沖進去,金室長及時的阻止了他。晚上,兩人躺在床上難以入睡,宋鴿林打電話給遲秀浩,遲秀浩一接起電話就像她道歉,宋鴿林向他解譯自己關機的事情,並將南朱霞想要她簽約的事情告訴了他。

遲秀浩和宋鴿林戀愛的事情引起了粉絲的強烈不滿,大批的粉絲聚集在電台門口示威。離境見狀將兩人帶到了自己的家裡,衛良人做好飯之後將空間留給了二人。遲秀浩拜托宋鴿林,這次一定要相信他,他一定會把事情解決好。李江在外面等著遲秀浩,問他是否做好了準備,要是沒有勇氣的堅持下去的話現在就放手,宋鴿林可以由他常駐。

宋鴿林待在家裡很不安心,於是決定到電台開始工作。走到電台我外面,示威的粉絲還沒有離去,宋鴿林難過的低下了頭。這時遲秀浩來到她的身邊,讓她揚起頭,然後抓著她的手朝記者走去。

 

 

第14集

「라디오 로맨스14」的圖片搜尋結果

遲秀浩好宋鴿林來到了電台裡他們經常見面的地方,遲秀浩很擔心宋鴿林會因為這些事情離開自己,說自己是真的很喜歡宋鴿林,讓她一定要相信自己自己。宋鴿林向著遲秀浩邁進了一步,笑著說會和他一起走進下。遲秀浩和宋鴿林來到直播間,李江建議他用錄音播放今天的節目,可遲秀浩堅持要做直播。金室長擔心粉絲會在連線的環節問起戀情的事情,可遲秀浩卻早就了然於心。

目進行的很順利,大家都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沒有誰問及遲秀浩的戀情。就在大家松了一口氣的時候,遲秀浩粉絲會的會長打了進來,問遲秀浩是否真的喜歡宋鴿林,就算大家都離開他是否也要繼續喜歡,面對粉絲的追問,遲秀浩堅定的給出了答案,就算所有的人都背離自己,自己還是想要常駐這段戀情。

結束了節目,李江叫住了宋鴿林,問她是否願意承受壓力和遲秀浩在一起,宋鴿林說自己願意。遲秀浩送宋鴿林回家,宋鴿林的家門口被粉絲圍堵著,李江讓遲秀浩將宋鴿林交給自己。回到家裡,面對南朱霞的指責,遲秀浩選取了不因應。南朱霞郁悶不已,找到了父親,將遲秀浩要和他們分開的事情告訴他。

李江指使著宋鴿林為自己做飯,在和李江的鬥嘴中,宋鴿林奇跡般的回復了鬥志。遲秀浩結束拍攝正要回去,陳泰梨追上他們要求帶自己一程。遲秀浩在酒吧給宋鴿林打電話,宋鴿林此時正在和作家朋友們聊天。宋鴿林聽出了陳泰梨的音響,遲秀浩正解譯的時候聽到了李江的音響,兩個人同時生氣的掛斷了電話。陳泰梨說自己很羨慕宋鴿林得到了遲秀浩那麼多的寵愛,遲秀浩留下金室長陪著陳泰梨,自己匆匆離開了。晚上,李江替宋鴿林處理了守在門口的粉絲,宋鴿林趁機跑出去和遲秀浩約會。兩人將車開到了偏僻的地方,宋鴿林看到遲秀浩的劇本上寫著許多的吻戲,心中開始有些吃醋。遲秀浩對於宋鴿林的表現很是滿意,宋鴿林不服輸的送上自己的親吻,氣氛頓時變得甜蜜起來。宋鴿林問遲秀浩為什麼要從禹智宇改成遲秀浩,遲秀浩卻說改天再回答他。回去的路上,遲秀浩開始出現了幻覺,覺得死去的禹智宇就站在自己的車前。

電台的人對於宋鴿林和遲秀浩戀情議論紛紛,這讓宋鴿林很是受傷,羅作家此時卻來到說的身邊,手和遲秀浩這樣的大明星談戀愛最終只會讓自己受傷,但那也別人一輩子都沒有機會嘗試的,說不定有了這次的經歷,宋鴿林的原稿月寫的越來越好,說自己就是那樣成長的。

父親將宋鴿林約了出去,宋鴿林說遲秀浩好像真的了解了愛情的真諦。面對父親談起自己的家事,宋鴿林說遲秀浩應該是想擁有真正的家人。父親告訴宋鴿林明天就是遲秀浩的生日,宋鴿林準備給他挑揀一件禮物的時候,接到的警局的電話。原來,媽媽回家遇到堵在門口的粉絲,粉絲指責宋鴿林勾引了遲秀浩,媽媽忍不住的和她們吵了起來。宋鴿林對媽媽感到很抱歉,媽媽卻說自己好久都沒有為女兒和別人吵架了。

晚上,宋鴿林和李江準備第二天的原稿,意外的看到了夾在書裡的明信片,說是遲秀浩殺了禹智宇。遲秀浩回到家裡,主動和杰森說起了禹智宇的事情。原來當年父親和南朱霞一直因為自己吵架,遲秀浩情急之下吞服了大把的安眠藥被送到醫院。就在醫院,他認識了禹智宇,並和禹智宇一起喜歡上了宋鴿林。回到房間,遲秀浩看到明信片上的位址,來到了禹智宇的骨灰前。當年禹智宇想要向宋鴿林告白,自己也鼓起勇氣準備在比賽結束後向宋鴿林表白,所以就讓禹智宇看到了自己親吻宋鴿林的場面。杰森此時來到遲秀浩的身邊,遲秀浩猜出了明信片就是他寄的。杰森說自己就想看到遲秀浩生氣難過的樣子,遲秀浩忍無可忍將他一拳打到在地上。

宋鴿林急於求證事情的真相,於是跑到了遲秀浩家等著他。就在她想著要如何開口的時候,遲秀浩回家了。看到等著自己的宋鴿林,遲秀浩沖上去緊緊的將她抱住。此時宋鴿林切問出了遲秀浩為什麼殺了禹智宇。

 

 

第15集

遲秀浩將自己在醫院和禹智宇成為好朋友,然後兩人一起愛上了宋鴿林的事情全部告訴宋鴿林。禹智宇經常拜托遲秀浩將自己的心意轉達給宋鴿林,然後準備在歌王爭霸賽成功的時候向宋鴿林告白。遲秀浩一直與禹智宇的身份接近宋鴿林,在她需要輔助說明的時候身處援助之手,終於在一個溫暖的午後忍不住親吻的宋鴿林,這一幕剛好被禹智宇看到。後來遲秀浩看到禹智宇死在自己的面前,從此之後就再也沒能睡過一個好覺。宋鴿林心疼的摟住遲秀浩,告訴他自己現在愛著的是遲秀浩。

宋鴿林讓遲秀浩躺在床上好好休息,遲秀浩卻要拉著宋鴿林要他陪著自己。看著就在眼前的宋鴿林,遲秀浩難得的輕鬆進入的夢鄉。宋鴿林趁著遲秀浩睡著的時候買回了食材,她要給遲秀浩做一頓愛心生日餐。等到飯菜做好後,宋鴿林叫醒了遲秀浩,說自己也想給他一份珍貴的禮物,讓遲秀浩多少給自己一點輔助說明,遲秀浩卻只看著宋鴿林傻笑。遲秀浩沉浸在這種平凡的幸福之中,覺得自己這時候好像才真正的活了過來。遲秀浩將禹智宇讓自己轉交給宋鴿林的信拿了出來,發現居然是禹智宇寫給自己的。禹智宇知道遲秀浩一直都喜歡著宋鴿林,所以祝福兩人可以很幸福的在一起。

金室長陪著陳泰梨散步,陳泰梨險些被自行車撞到,金室長一把將陳泰梨摟在懷裡。陳泰梨問金室長是否對自己有意思。金室長否認了,陳泰梨趁機向他提出了交往的要求,還埋怨他非要讓一個女人說出這樣的話。金室長再也不願等待了,直接吻上了她的嘴。

在南朱霞為遲秀浩準備的生日聚會上,遲秀浩一直沒有露面,南朱霞只有強撐場面,這讓看在眼裡的杰森覺得很心酸。遲秀浩和宋鴿林做完直播,李江要找遲秀浩談談,可是金室長卻將他叫走了。原來父親的情人將遲秀浩家族的丑聞抖露了出來,現在遲秀浩必須要接受釆訪才行,而且杰森和南朱霞私下有交易的事情金室長也告訴了遲秀浩。

遲秀浩回到家裡,看到了杰森桌子上擺放著的給南朱霞的報告書,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被記錄在裡面。此時的杰森正在和南朱霞討論遲秀浩的病情,他認為會憤怒,想要打人的遲秀浩才是真實的。回到家,面對遲秀浩的質問,杰森承認了自己和南朱霞的交易,說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想要治好他而已,遲秀浩生氣的讓他馬上從自己家搬出去,說他一直把杰森當做禹智宇之後的第二個朋友,可杰森辜負了自己的這份情誼。

宋鴿林從網上看到了遲秀浩家族的新聞,將他約了出來,把李江送給自己寓意堅強的生活的盆栽送給他,以此鼓勵他堅強面對。宋鴿林說遲秀浩其實很擔心也很愛南朱霞,只是自己沒有發現而已。遲秀浩找到了李江,將自己最近要面臨的問題對他進行了說明。遲秀浩回到家,告訴南朱霞現在可能是他們獲得幸福的唯一機會。父親還搖晃著遲秀浩糾結於自己的處境,遲秀浩此時已經對他失望透頂,說南朱霞每次在他離開後情緒都很低迷。

遲秀浩準備好了面對記者,但是南朱霞還是很擔心,遲秀浩握著她的手讓她放心,自己出去做情況說明。在記者招待會上,遲秀浩承認了他們是作秀家族,也表明了自己不是南朱霞的親生兒子,對於南朱霞這麼多年為了他的前途使用了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表示感謝。南朱霞看著那個淡定應對的兒子,第一次從遲秀浩的身上感受到了力量,也感受到了作為母親的驕傲。

遲秀浩的新聞引起了很大的轟動,正在拍攝的電視劇甚至要將他換下去,並且還要求賠償,遲秀浩也一一答應了。陳泰梨看不過去和導演理論,看了新聞才知道遲秀浩居然有如此悲慘的身世,自己卻還要去要挾她。陳泰梨很想向遲秀浩當面道歉,可金室長讓她安靜的待著就好。宋鴿林也很擔心遲秀浩,打電話讓他什麼都不要想,先好好的睡上一覺。因為輿論太過熱烈,主任也面臨著很大的壓力,李江提出自己去見廣播檢查委員會的人。

遲秀浩開車到山頂兜風,宋鴿林打來電話後謊稱自己現在和金室長在一起。遲秀浩一個人站在山頂著看萬家燈火,心中五味雜陳。這時宋鴿林趕來從背後背著他,說自己想了很久,遲秀浩可以去的地方實在有限。遲秀浩轉身抱住了宋鴿林這一刻他的心裡充滿了溫暖。

 

第16集

宋鴿林與遲秀浩牽著手散步,兩人暢談著在一起的生活,遲秀浩所煩惱的那些憂愁與悲傷仿佛通通都跑光了。之後,宋鴿林帶著遲秀浩到電台的員工宿舍,陪著他安靜的睡下。第二天一早,遲秀浩堅持親自做直播,李江明白他的心思,說自己當初找他來根本就不是為了什麼明星效應。坐在話筒前,遲秀浩難得敞開心屝,向大家訴說了自己的心路曆程。因為所有的事情被曝光,反而讓一直壓在他肩頭的重擔可以卸下來,他也因此獲得了久違的輕鬆。李江和宋鴿林微笑著看著他,在這一刻,他們終於感受到了遲秀浩作為一個人的煙火氣息。而經過這件事情,南朱霞也下定了決心要和父親離婚。

回到家,杰森已經收拾好了行李準備離開,杰森告訴遲秀浩,自己是真的想要治好他,讓他向一個正常人一樣擁有喜怒哀樂。自己和南朱霞確實有背後的協定,但是南朱霞的意圖並不是向控制他,而是想要去理解他而已。遲秀浩回到南朱霞的家裡,問她為什麼要以遲秀浩的身份包裝自己,南朱霞自己在他小時候說了那些話自己也很傷心,只要聽到遲秀浩叫自己媽媽就覺得心疼,所以想以這樣的方式彌補他。

因為遲秀浩的丑聞,李江被主任找去了。主任告訴李江現在廣播審查委員會要對他們的節目進行審查,讓李江一定要對審查委員會態度放的恭敬些。李江滿口答應了,穿上了西裝帥氣的去應對。可是面對審查委員會的一再刁難,李江再也無法忍受那些非專業人士對他節目的指責和評論,站起來轉身就走了。

晚上,遲秀浩一再的想要和宋鴿林靠近些,可宋鴿林堅持要有自己單獨思考的空間。遲秀浩在房間外聽到宋鴿林發出了頹敗的音響,進去一看發現居然是他的電腦壞了。遲秀浩主動提出自己帶著電腦出去修理。第二天李江完成了自己作為PD的最後一期節目,告訴宋鴿林她並不是因為自己才成為了作家,而是她自己成就了自己。晚上,遲秀浩到宋鴿林家裡吃飯,媽媽在飯桌上一直開兩人的玩笑,這讓遲秀浩感受到了家庭的溫暖。飯後,李江將宋鴿林和遲秀浩約了出來,鄭重的將宋鴿林托付給遲秀浩。

李江收拾好了行李準備出發,遲秀浩看到宋鴿林在哭才知道李江已經要回老家了。李江給遲秀浩留言,說遲秀浩一直是自己心目中的DJ,雖然不知道自己在遲秀浩心中是個什麼位置。遲秀浩趕到機場,說李江也是自己心目中的PD。李江將自己的房子鑰匙拿給遲秀浩,說讓他好好體驗下和宋鴿林在一起居住的感受。

宋鴿林帶著遲秀浩到老DJ 的播音間,意外的發現了禹智宇的照片,原來禹智宇一直以這樣的方式和他們在一起。老DJ將禹智宇參賽的作品拿了出來,幾人細細品味著他歌曲裡的憂傷,也聽出了他以愛情為勇氣的生活。

三個月後,宋鴿林已經成長成可以和羅作家分庭抗衡的主作家,遲秀浩也和南朱霞和好,陳泰梨還是和金室長大吵大鬧,可是金室長用一枚樸實的戒指收穫了她的心。遲秀浩帶著宋鴿林去見南朱霞,宋鴿林也自信的和南朱霞撒嬌,這讓南朱霞也不得不贊嘆兩人的感情甜蜜。遲秀浩在劇中還是扮演著紳士,可是所有的行為在見到宋鴿林之後就徹底拋在腦後了,她的眼中只剩餘了宋鴿林。

宋鴿林還是沒能擺脫到處抓DJ的命運,在遲秀浩結束了一日DJ的工作後,將宋鴿林帶到了窗台邊。兩人在這裡相遇相知相愛,也在這裡,在溫暖的落日余暉中,遲秀浩向宋鴿林求婚了,兩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圖文轉載自官網&百度百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bella 的頭像
sabella

韓劇部屋

sab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